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he Library of Columbia University)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早上五點二十分,我剛party回到家。這次的party有好多個原因,Klimt的生日,Shin and Eitas 搬家,以及即將離去的我的farewell party.這是最後一個party in Austin,我們從11點開始閒話家常,喝酒玩遊戲,但大家總是會在瞬間安靜下來,好像總是在暗示著什麼。我收到一個很棒很棒的禮物,每個人在杯子上寫上他們對我的祝福,用他們的native language.居然還有史戴芬的韓國電話,每個人都提及到我的party,我似乎真的被歸類為party animal。不過我還要等他們之後全員到齊之後再把杯子寄給我。玩到快五點,看來大家是真的累了,也想不出新遊戲了,居然我一點醉意都沒有。突然有人問起,我是何時的班機。就是明天下午了,大家突然開始有離別的感覺。Shin跑來抱了我一下,我的眼淚真的忍不住,我終於也體會到Venesa那天離開教會的感覺,好捨不得,真的。真的很不可思議怎麼會有這麼棒的一群朋友。其實跟男生之間的距離還是有的,但大家都還是互相擁抱了一下,但那種眼神我知道,反正你們也把我當作女生過。可是那種感覺,好難解釋。那種感覺和離開台灣是完全不一樣的。離開台灣的時候,那就像是我的根,我知道他永遠在那裡,當我回去的時候,永遠有最溫暖的靠山在等我。可是我們這一群人,每一個人抱著自己的夢想來到這裡,其實每個人都很寂寞,可是為了夢想,大家都撐著,所以我們可以很輕易瞭解對方的心情,也知道會面對什麼樣的挑戰,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或許就是如此,感情才會這麼深。但我們卻無法掌握下一次見面的機會。回家的路上,我開不了口說任何話。回到家裡,我想我應該睡不著吧,想要趕快寫下這一段文字給所有我在Austin認識的朋友,謝謝你們,給了我很難忘很難忘的回憶,好希望我可以完完全全的把這些感受翻譯成英文讓你們知道,Ill try tomorrow morningThanks Jeff, Venesa, Klimt, Eita, Landon, Shin, Stephan, Heng, Tookta, Yonghoon, Sohyun, all of uHow can I say. If I were Christian, I would say, thanks God to give me so many perfect friends when I just came to here. Thanks for u guys, it will change my life forever. We will be the good friends foreverNext summer, maybe Ill back. See u later.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有一個人在家哭了,卻因為老弟的文章,我的眼淚又很不爭氣。看到老弟寫的Happy Father’s Day,剛跟老爸從Las Vegas分開,而我卻連開口說happy father’s day的勇氣的沒有,反而是遠在金門的老弟想到了這一切,讓我覺得很愧疚吧。這個weekend是課程的最後一個weekend,我知道大家一定會瘋狂的玩,但我還是選在這個時候去看老爸,我跟我在Austin的朋友笑說,我犧牲可大了,這一趟是特地飛去當孝女的。說實在,相隔兩個多月,看到老爸就像是看到他出差回來一樣,我們總在家裡等著他回來。這兩天我陪他跟客人一起吃飯,他陪我一起逛街,一路上我們其實不多話,他不太會跟我講工作上的事情,可能也是和客人吃飯的時候,才會聽到他說很多話,我也努力想著我在奧斯丁有發生什麼趣事可以跟他說。其實我很不忍心讓他這樣跟著我逛街的,因為我知道,若不是為了我,他其實很想趕快回台灣的吧,畢竟Las Vegas他已經看到膩了吧。上飛機前,我其實很想給他一個擁抱,告訴他要好好保重身體,可是我好難過,我沒有張開雙臂的勇氣,回到家後,跟老媽通了電話,又為了我沒有幫我姪女他們買禮物的事情而碎碎念,我又發了一個脾氣,掛上電話,很後悔,寫了一封mail給她,希望她有看到。直到看到老弟的文章,我才驚覺,原來我可以做到的事情,我總是不知道在固執什麼。親愛的大人們,請原諒你這個固執的女兒,跟你們一樣有時候有放不下的矜持,但我是百分之百的愛你們,如果可以,我會陪你們坐在客廳一起和麥克西看電視;如果可以,星期天下午,我們可以一起去逛costco,買一堆雜七雜八的日用品後坐在戶外大口吃pizza。雖然我不常打電話回家,最近也沒啥寫mail給你們,或許是因為我怕我會太想念你們吧。 

最近老弟和
Gina分開的事,加上自己又要面對另外一個適應的開始,讓我又多愁善感了起來,那天老弟在msn跟我說了一些,我又哭了,不是難過你們的分開,而是難過遠在美國的老姊原來是這麼的無能為力,我幫不了你們什麼,或許只能說著會讓你認為的風涼話吧。可是老姊真的都懂,我懂gina的心情,也可以體會老弟的心情,只是我不想幫任何人說話吧,因為這是長大的必經路程,很痛苦的分手,是可以讓人快速長大的方式,老姊也經歷過痛徹心扉的分手,也曾經想過如果就可以從七樓跳下去可以不用去感覺心痛的時候,我知道那很難熬,就去放縱自己去麻醉了吧,麻了,就不會有痛的感覺了。只是那就是長大吧,我也曾經很討厭年長者頭頭是道的說,到時候你就懂了,那些路,當你回頭再去看的時候,你會發現,那是幫助你長大的足跡。我也曾叛逆的說著,我不想選擇這樣的長大。只是沒想到,我現在也變成老人了,我不會說太多,那條路是一定要靠你自己走過的。每每看你的文章,我都會覺得,其實你早就跟我想像中的不同了,你便體貼也變堅強了。或許這是我們沈家不服輸的死個性吧,我們會一直進步一直進步的,不是嗎?

我真的很想念你們,我好希望下一次在看見你們的時候,我可以張開我的雙臂好好抱抱你們。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 just want to say,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