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上班族沒有暑假可言,但是有個地方真是讓我很想推薦要好好把握夏天尾巴的朋友們可以去走走,就是花蓮豐田-五味屋如果你已經是去過花蓮很多次,觀光景點各大夜市都跑遍的旅客,我更建議這次你不妨嘗試來五味屋體驗看看公益旅行的滋味。


五味屋是間很有趣的雜貨店,自許是「囝仔們ㄟ店」,就位在花蓮的豐田。搭火車到花蓮市,還得再換區間車搖搖晃晃搭個20分鐘左右才到達的了,我們是以出差採訪的名義去了五味屋,所以那天下午,區間車的車廂內都沒什麼人,專屬於我們獨享。出了火車站
,就是兩排矮建築物的房舍,五味屋就在出火車站後左手邊的第一間,走10步路就走到了。沒錯,真的走10步就走到了吧,就像下面的圖示,五味屋連洗手間都沒有,都是直接去使用火車站的公共廁所。



起初,成立五味屋是因為她是日據時代所留下的風鼓斗建築,這是早期日本移民安身立命的住所,之所以稱『風鼓斗』是因其反著看很像風鼓車的漏斗。當地在做社區發展的居民,希望可以好好保留這個老歷史,所以就把她承接下來,重新整理希望居民可以隨時跟這個老歷史親近。

不過,房屋空在那裏,總也是引不起人潮。那時,承接五味屋的牛犁社區發展協會也希望多增加一處可以關懷社區青少年的據點,五味屋雖然看起來是間二手物品的雜貨店,但其實就是社區裡的大人在用一種有趣的方式臥底在五味屋裡面關心這群很容易被人忽略或遺忘的孩子。

我很喜歡五味屋開宗明義介紹自己的方式,『五味屋是個充滿關係,不是塞滿東西的二手舖子。在這裡,來自各方的志工 陪著一群偏鄉孩子工作、生活與學習。』

五味屋接受物資捐贈,會做為雜貨店的物品販售,但是他不希望人們只是想把家裡要淘汰的東西捐出來,也不希望孩子是想要買離他很生活很遙遠的商品,所以五味屋的老師想出了一種方式,讓贈與受的雙方都有負責任的機會。

例如:今天你想捐的是一把吉他,老師會告訴你,如果只是把吉他捐給孩子,其實他還是沒有動機去學習,可能玩了一兩天,就把吉他擱在一旁了。如果你願意跟孩 子一起做一個承諾,答應收下這把吉他後要練會幾首歌,過了三個月後,捐贈者願意到五味屋來驗收,孩子的學習才會有動機,才會有努力的目標。

於是一個孩子學起了吉他,另一個孩子也覺得好奇也想學吉他,老師發現孩子的學習動機被引發了,就開始向外找志工願意承諾定期來教孩子練吉他,成立吉他班,也甚至規畫一系列的課外教學,讓孩子對課本之外的東西產生興趣。



或許你會說這種才藝學習跟孩子的教育到底有什麼關係?經濟弱勢的孩子應該是功課很爛,要努力補救才對,不然他們未來哪有競爭力可言。

不可諱言,我們都知道教育是很重要的基石,但我在五味屋這群老師和學生志工身上看到的教育,卻不是只是教課本裡面的事情,不斷用身教的方式去告訴他們很多學校沒有教的生活學習,也甚至某種程度了代替忽略孩子教養的父母去教育他們,而這些生活學習將會成為他們人生之後很重要的生命經驗,他們也才會有機會繼續在軌道內,也才有機會知道該去如何提升自己的競爭力。

有次,一個孩子順手拿了五味屋內的小東西,偷偷地從窗戶的細縫塞給外面不曾來過五味屋的一個孩子,這個舉動被大人看見了。當下,老師卻不是採用大聲的斥喝糾正偷竊的行為,而是把孩子找來,問問他為什麼不正式的邀朋友一起進來五味屋,好聲好氣的詢問他,請問他的行為代表什麼意義?

孩子也很聰明,馬上回應老師,『我覺得我們五味屋有太多重覆的東西了,我分享一些相同的東西給其他人,而且老師你不是說我們要做社區關懷嗎?我這也是一種社區關懷阿。』

通常被這麼"巧"的孩子這樣一回嘴,十個大人有九個應該會受不了,但老師還是耐著性子回應他。『某某某,我覺得你的觀察很敏銳,五味屋的確有很多重覆的東西,那我給你一個任務,跟同學一起想一想可以用什麼方法重新整理,然後又做到社區關懷,這樣好嗎?』孩子點點頭,接受這個任務。

過了兩週,孩子自動來跟老師報告說這項任務好難,他不會。老師也借此時給了正確的觀念,『既然你嘗試過覺得好難,那我們就還是用老師的方式,邀請你的朋友正式的來五味屋,如果他沒有錢買,那我們就用工作交換的方式,好嗎?』於是,這孩子學到了一課,五味屋也多了一個小蘿蔔頭加入。

五味屋重視的生命經驗,就是在教孩子,凡事沒有不勞而獲。即使我們只是一個小孩,沒有錢,我們也可以有同等值付出的能力:高年級的照顧低年級、幫忙志工姊姊打掃環境、或是幫客人泡咖啡,這些都是工作換取幸福的意義。



『跟孩子一起工作,對孩子是一種身教,對大人而言也是一種學習。』五味屋的創辦人和經營者,也是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教授的顧老師這樣說著。

經濟弱勢家庭的孩子往往早熟的讓人心疼。在服務的對象中有一家三兄妹的父親是會家暴母親,但礙於很多因素,不是那麼容易可以用法律的方式就處理掉。所以,孩子常常會目睹到家暴,他們很手足無措,但卻也只能被動接受。

有次,母親被打到頭破血流了,又沒有健保卡去不了大醫院,老師知道了只好帶著母親去認識的小診所請人家幫忙縫傷口,離去前又沒辦法放只有小二的妹妹一個人在家,於是老師給了妹妹一個任務,請他一起去診所看護士阿姨幫媽媽縫傷口,然後要學會幫媽媽換藥。

妹妹看完媽媽縫完傷口,卻絲毫沒有驚慌失措的神情,讓護士阿姨著實嚇了一跳。老師說,
因為這孩子知道,她是有任務在身上的,她必須保護媽媽,而幫媽媽換藥就是一種保護媽媽的方式。』話聽到這兒,我望著老師的眼睛已經有眼淚在眶裡打轉。

家暴案件總是循環又循環,有一個晚上,父母親又打起來,孩子很自覺地離到家門口遠離戰場,老師不忍心在寒冷的冬天裡讓孩子在門外等,因為根本不知道這樣的過程何時會結束,正當老師想直接叫孩子去拿書包和換洗的衣物去志工姊姊家借住一晚時,妹妹卻說『萬一他們打完,看不到我們的話,他們會擔心耶。』老師一說完,我望向一個同事已經在默默拭淚,我實在忍不住就奪門而出,站在門外大哭了起來。

站在門外掩面大哭,距離火車站也才幾步路,我想候車的人一定覺得這女人很怪異,但我實在久久無法平復自己的情緒,想著我是如此一個希望可以有個孩子的人,可是偏偏讓我聽到這些人卻是如此不珍惜這個老天爺給的生命,周邊的每個朋友都是如此愛自己的寶貝,為什麼你們卻要這樣地不珍惜。我心疼孩子,我難過我自己。



這樣的情緒一時很難冷靜。於是,我開始往田裡走,大口呼吸。我告訴我自己,或許這也是老天爺給我的考驗,也或許是老天爺覺得我有能力幫助的是更多的孩子。對,就是這樣,感覺那一刻就好像是懂了神的旨意,我擦擦眼淚,整理好心情,因為我知道這一切會變成我的動力。


那天下午,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聽顧老師跟我們說了好多關於這個社區、關於這些孩子、關於這些經濟弱勢家庭的故事。
我也看著社區居民進進出出五味屋。有要辦農夫市集的年輕人要賣茶,但希望可以環保不要用紙杯,所以來五味屋買塑膠杯;有學生的家長會一點建築技術,跑來跟志工討論看看五味屋要整修哪些地方。


去過一趟五味屋,深深體驗人生滋味就是這樣酸甜苦辣雜成,還加上濃濃的人情味讓人難忘。五味屋走進了孩子的心中,也讓社區的父母相信他們的孩子是有希望的。

雖然那天我掉了好多眼淚,心情有一滴滴沉重,但我仍然喜歡這樣的公益旅行,一個不是只會站在觀光景點雙手比YA的公益之旅,我想在我的生命經驗裡應該也會繼續下去。


離開前,我回頭望望這個小鎮,有著戴斗笠的阿嬤和年輕人撐著傘並肩走著
、有著孩子追著志工姐姐摩托車問她要去哪裡的情景,台灣很可愛,真的很可愛。




想知道更多:五味屋的公益旅行/工作假期
就當我在寫這篇夏天的旅行時,我正巧發現我的網友瑪格也正在做她的【2011暑假作業~夏天的旅行串聯】,而且還發起了串聯活動,她也是個熱心公益的好網友,聯勸有事相求,她每次都第一時間答應,當然要給你一個讚囉!!!!
創作者介紹

I'm Chris。Something About Woman。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nonymous
  • 有機會,也想如此的公益旅行

    我是從瑪格那裡過來的朋友^^

    ~晏翎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