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班回家時,差點親眼目睹一起車禍,現在腦子裡還可以聽見黑色轎車緊急剎車的聲音。

Friday evening, 天氣很涼爽,很適合散步,我照舊沿著和平高中、大安國小那段有點樹蔭和昏黃燈光的人行道走路回家。突然,身後傳來很急促的煞車聲,我回頭一看,一台黑色轎車煞住,一個看似小二年紀的小男孩騎著很小台的腳踏車從人行道竄出來。

小男孩把腳踏車騎到我身邊,我趕緊問他,「你有沒有怎麼樣!?」,「你沒有看到車子嗎?」他搖搖頭。黑色轎車的駕駛很緩慢地把車子開近,感覺是在用很兇狠的眼神瞪著那孩子,我也順道對著駕駛說,「他沒事,他沒有看到你。」

話說完,轎車開走了,小男孩依舊胡亂地在人行道上騎著腳踏車,我在後面喊著,「你別騎到路上,在人行道上騎就好。」感覺這孩子就像個街頭小霸王,並不想聽我這個雞婆阿姨的話,我快步地跟著他,一但靠近,他就馬上掉頭,又跑回路上去。

我的腳程實在跟不上腳踏車,也只好放棄了。邊走著,心裡就在嘀咕著,怎麼會有家長這樣放任小孩,不管他的安全,這種家長不知道是怎麼教的!?

就這樣想著,我轉個角拐進了在做資源回收的一戶家門口,小男孩頓時又出現在我眼前,看起來是他的爸爸或是叔叔之類,正彎著腰問他,你的車籃子怎麼會凹掉了呢?我才發現,剛才在昏暗燈光下,其實我根本沒注意到這些細節。小男孩沒說話,眼睛跟我對上了,馬上又跑走。我趕緊上前說,「他剛才好危險,差點被車子撞到。」大人很不好意思的一直跟我說謝謝。我沒說什麼就走了。

我跨出那一步後,我突然覺得好心酸,前一秒,我還在心裡咒罵現在的父母親是怎麼教育孩子;可是下一秒,我就看見這就是一個沒有時間和多於心力去照顧孩子的家庭出現在我面前,所以才會在晚餐時間,家人都還在工作,而孩子必須自己找事做。

突然覺得好無奈,我們到底給了下一代是一個什麼樣的生存環境呀!?

生活條件優渥一點的家庭,孩子下了課就是被安親班或才藝班接走,四歲花四百塊美金買一部小提琴,每次老師來上課前,媽媽還求流眼淚女兒要乖乖上課,上完課還給她一個獎勵。然而到了晚上七點,安親班依然燈火通明,一堆孩子等著匆忙下班的爸媽一一領回。

生活條件辛苦一點的家庭,下午五點開始做起小吃攤的生意,一年365天連除夕夜都沒有休息,孩子們總是坐在攤子邊吃晚飯、寫功課、訂正作業,一直到深夜1點,爸媽的小吃攤才熄燈。

我常在想,這些孩子真的快樂嗎?一個擁有好多玩具,不喜歡就會新的,可是卻常常被逼著要在大人面前表演新學的才藝,他們真的喜歡那個才藝嗎?一個生活空間就只有家和學校,爸媽365天都在工作,他們有機會可以去旅行看看這個世界嗎?

大人們到底是給得太多,還是給得太少了呢?

如果要我回想童年,其實我很坦白說,應該80%的東西都忘光了。

我記得夏天我們都泡在堂弟妹家社區的游泳池裡,每遊一趟,我爸就會給我一塊錢,我曾經最高一天賺到31元;我記得和堂弟妹一家去合歡山旅遊,老爸的車子還拋錨,我們走了一段山路才找到幫忙的人;我也記得窩在國小同學家看漫畫,她爸媽離婚了不住在一起,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有人的家裡是會沒有爸爸或媽媽的;我也記得每年過年都會在外公家吃他做的滷味,老爸做莊玩21點,我總是可以拿到外公的分紅。

想著想著,發現原來自己喜歡想起來的,都常常會是一樣的那些事情,似乎,快樂的事情比不快樂的事情比例多了一點點。

我想,我的孩子,我不奢望我給的,你都要記得,只要最後你留下那些快樂的回憶,就夠了。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