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駕照是19歲那年的事情。


以前還大老遠從輔大下課後,衝到關渡的教練場去練車,可是我的開車技術始終停留在教練所教的倒車入庫看到記號左打三圈這種方式,超出口訣的部分,我就整個傻掉,甚至,連上路練習我都自動放棄,因為實在是太害怕路上的車子了。


所以在我拿到駕照後的8年內,我的駕照都屬於是去唱歌或跳舞被證明老娘年紀的證件之一。(因為駕照的照片比身分證的照片好看多了。)


等到我真正開始不懼怕開車,甚至是開始享受開車的快感,是在美國當留學生的那段日子。


當年在選學校的時候,就有一個很重要的前言,一定要選一間在那邊生活非得開車的學校,因為如果再不趁個機會好好增加我開車的勇氣,我大概這一輩子應該都會活在懼怕開車的夢魘中


剛開始當起駕駛,因為對於車子的特性、交通規則、美國的文化都不是很熟悉,所以也鬧過幾次笑話,甚至是自己闖出的車禍鬧劇。


倒車,我記得小時候看老爸和男性友人開車,都會很順手的把右手放在副駕駛座的靠枕上,身體側身看著後方,手很帥氣的左打右打方向盤。


於是,我也開始學著用這一套帥氣的倒車方式。卻因為太帥氣,右手很順手要放上副駕駛坐的靠枕上時,卻沒算好距離,直接把我的右手插入了副駕駛座韓國女朋友的長髮裡面,戳得她措手不及,而尖叫了起來。碼的,當下一點都不覺得帥氣,只有很漏氣。


斜坡,我不是開手排車,可是我對於斜坡至今還是有很莫名的恐懼感,因為有兩次很驚險的意外都發生在斜坡上。


在紐澤西停車不太是個大問題,因為地大,根本沒人在搞路邊停車、倒車入庫這一套,都是隨便插,即使都壓線、車子沒打正,也不會有人訕笑,不過在斜坡上要路邊停車對我來說卻很有障礙。我習慣去的銀行是在一個斜坡地,它的停車格也是沿斜坡而設置。



我記得那天是下過雪後開始結冰的日子,我照慣例去銀行領錢,領完了錢發現車子被兩台車包夾著,我心想反正停車格都很大,左打打右打打總是開得出去。可是,我卻完全忽略了停車格邊緣的結冰,當我在斜坡上一打檔,車子就不聽使喚地開始往斜坡下滑動,車頭的保險桿已經緊緊地貼著前方的休旅車。慘!!!動彈不得,心裡正在想到底要不要找救兵呀??我一個弱女子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心裡正在嘀咕著,決定再打一次R檔看看,結果....



我前方的休旅車,輪胎本來就沒有打正,我猜想他應該也沒拉手剎車,他的車就緩緩地往斜前方路中央的方向....滑動了....我嚇呆了!!!!!媽呀,那台車已經幾乎1/2的車身是在巷道的正中央了。可是我當下卻又有點在竊喜。這麼一撞,撞出了一個小縫隙,讓我可以順勢開離那個停車位。於是,我就這樣肇事逃逸了........



還有一次斜坡上的驚險記,也是為了要去那家銀行附近的郵局。因為我是逆向暫停一下,就要離開的時候,我習慣性打了R檔,還踩了油門,結果...碰...好大一聲,我又撞上一台休旅車,我急忙先下車看對方的車子又沒有損壞,發現人家保險桿可硬得很,一點事情都沒有。我心想,還真lucky,這麼大一聲的碰撞聲,居然沒撞壞人家的車。



就這樣沾沾自喜的把車開回到家裡,打開後行李廂準備拿出今日購物的戰利品時,才發現,媽呀!!!人家車子是沒事,但是我卻把我自己的後屁股撞凹了一個大洞阿。



不過,當年為了記取自己迷糊撞車的教訓,我硬是都沒去修補我的車子,直到一年多後賣給學妹,也還是維持她凹屁股的模樣。



以上鬧出的笑話,其實也沒難倒我要開車的決心,因為在紐澤西開車其實是件非常簡單和安全的事情,既沒有摩托車急著要跟你爭道、也沒有計程車為了搶客人而突然切換車道,更重要的是,大家都非常重視行人的安全。



在美國當駕駛人學到的最重要的一課,就是凡事要禮讓行人。



只要行人踏出路口準備過馬路,不管現在是綠燈或紅燈,駕駛絕對要踩剎車讓行人先通行。這是一個很自然而然由駕駛者和行人之間養成的默契。身為行人的我,在過馬路時,其實很少會特別注意是否會有來車,因為我知道大家都會在安全距離內就踩剎車了。而當駕駛人的我,也不會因為行人的速度或人數很多,而不耐煩的按喇叭。



直到如今,即使不坐在駕駛座,我都還是保有這個習慣,在台北街頭,常常是行人禮讓車子,讓他們先過馬路,但往往這個時候,我和老大的手都會同時舉起來示意請他們先過馬路吧。



美國的開車經驗的確幫助了我成長或改變了不少,尤其是,因為後來開始喜歡開車東奔西跑,就開始必須學會看地圖或者是眼觀四方和耳聽八方,還有更驚奇的開車歷險記,下回分曉。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