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王文華有過幾面之緣,有工作上的嚴謹往來,也有像小書迷追星生活,很幸運,這幾次看到他,我都有和他有些對話與互動.

第一次遇到王文華時,是在聯勸十週年的記者會,我們邀請他來成為聯勸的一員,我主要的工作就是和他對稿.我還很稚嫩的問他:『王大哥,該怎麼稱呼你比較好?』 他笑笑的說,『就叫我作家吧!』的確,那時的他是很在鋒頭上,寫了幾本暢銷小說,一個MBA的高材生在令人羨慕的電影公司當著高階主管,卻文筆之間卻又能有這樣細膩對人性的刻劃.他的確是很吸引人的.

第二次再遇見他,是我決定離開台灣來美國生活之前,他那時候也離開了他待了很久的電影公司跳槽到MTV當副總.那是一個名叫做史丹佛MBA的一堂課的座談會,對美國很有夢想的我,帶著很多疑問前去聽演講,卻在他很幽默風趣的談話之中找到了很多答案.那時候,我跟他說,我的學校不有名.他回答我,去到哪裡都只是一種生活體驗的累積.或許就是如此,我一直都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在這裡活著,轉眼間兩年也過去了.

來到美國後,還是陸陸續續會去拜讀他的文章,看著他離職,回去史丹佛唸了點書,開始討論有關LOHAS的理念,談環保,談企業的社會責任.有時候去看那些文章,只是很純粹可以在他的文筆中找點相信夢想的力量. 我總是很佩服他,他的文章中除了文筆之外,卻時時刻刻充滿著生活上的訊息.大致美國總統的一些決策,小至市井小民坐在馬路邊的觀察.似乎也砥礪著我,要隨時充實自己.

前兩天無意間,發現一見超令人興喜的消息,王文華和趨勢科技的老闆張明正合夥開了一家協助企業執行社會責任的公司-若水,而最近他們正好在徵才,我喜歡他開宗明義的說『No Bullshit, 遠離牛群. 』的勇氣,這世界太多為了五斗米而譁眾取寵的傢伙,然而做公益卻像是在譁眾取寵之中找得平衡後,擅用那些錢財作為適當的用途. 我更更更喜歡以下他所說的這一段徵才條件『我們尋找三位夥伴,分別具備投資銀行、企管顧問,和行銷企畫的專長。條件包括:碩士學位、至少五年的工作經驗。會批判也會自省,能在兩難的處境中做出不妥協的決定。可以戴著袖扣跟國際投資人談IPO,也能捲起袖子到窮鄉僻壤教小朋友。曾夢想要改變世界,但沒想要統治世界。』看完這一段話,我真是手養的超想趕快就把英文履歷寫好拿去應徵. 這不就是我這個平凡人卻擁有的大大夢想嗎?

雖然未來要變成一個銅臭味的商人,還是不自覺在拎著Gucci包走出店裡時感到滿足,還是會有時候因為懶惰而忘記要愛地球的忘記做環保.可是我的骨子裡, 卻似乎總是有一種呼喚,呼喚著我,到了生命中的某一刻,我一定要為這個社會做點什麼.或許這也是王文華這40年來一直等待的時刻吧.我很替他高興,高興的不是已經抵達終點,而是他的人生又可以朝下一個夢想接近.我很替台灣高興,因為這世界上總是會有人相信,我們的努力總有一天會看到他開花結果.在最近過著很腦殘的生活中,似乎又找回當初相信自己小小力量的勇氣,我會一直一直前進,你要跟上來喔!

創作者介紹

I'm Chris。Something About Woman。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