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美國之後除了跟我cousin的family有機會可以跟老美有點交流之外,大部分機會還是跟韓國,日本,泰國,這幾個亞洲同學交流。雖然說也是照樣要說英文,不過,感覺可是大不同。Tursday night我參加了一個很有意思的dinner,是我上的一堂課"Excutive leadership and communication"其中的一個美國同學發了email說他和幾個印度同學要一起晚餐,問大家要不要參加。看到這封mail的我,當然欣喜若狂,終於可以跟老美同學有點交流了,雖然還是有點害怕會沒有話題,不過怎樣也是建立一點關係的機會,好不容易才開始把班上同學的名字記起來,怎樣也要去。

這頓晚餐組成份子是兩個印度人,兩個台灣人,一個美國人。晚餐地點就在學校附近的diner。忘記有沒有告訴你們,我這間學校的組成分子大部分都是印度人和黑人為主,黑人大部分都是under,而一堆印度人就佔據了business and engineering school。一開始真的覺得印度人到底在講什麼鬼,為什麼口音那麼重,老師都還聽得懂呀。幾個朋友建議我,想要了解印度人的口音,就得去看The Simpons,因為裡面就會有個模仿印度阿三的角色。我承認我不用功,因為一開始真的很不想跟印度人打交道。不過剛才去了Simpons的網站看了一下,忽然間有聽到阿三的口音,真是笑死我,超像的啦。我室友也會模仿阿三,超欠扁。我不得不承認,這頓晚餐我的話沒有很多,主要原因,印度人講話實在太快了,我完全卡不進去。不過我已經算lucky的,因為另外一個台灣人根本就變成啞巴,幾乎沒開過口,大概只說了food is good的一句話吧。老美還問我要不要翻譯給他聽....=.=ll 這頓dinner讓我見識到很多東西,慢慢說給你們聽。

第一,印度人真的是用手吃東西,其中一個印度人點了一道Roasted half chicken,一開始我印象中他好像還有稍微用刀叉把雞胸肉切下來吃,但隨著快節奏印度人的說話,轉眼間再去看他盤裡的雞肉,他已經開始乾脆用撕的,而且完全放棄刀叉就直接塞入口裡了,而且滿手都是油,突然想起來,他回家的時候,我好像有跟他握手say goodbye。乾.....

第二,我們學校的business school居然算是NJ不錯的,只有rugters和我們學校有入選business week的rank,這真讓我傻眼。這可是從老美的口中說出來的喔。(我可沒有想要炫耀什麼,因為我基本上還是覺得這間學校很鳥)每次問到說為什麼要選這間學校,十個有八個會說因為靠近NYC,學business當然是要靠近大城市。不諱言,我當然也是用這種八股的答案,當然還有另外一個答案是,我的GMAT那麼爛,你是叫我怎麼去申請NYU,Columbia....結果瞬間,印度人說出了他的GMAT score。我說過印度人講話不知道在快什麼勁。我只好再請問他一次他的GMAT的成績。他輕鬆的說出680分,我怕我英文不好又再確定了一次。果真,我耳朵沒長繭,是這個答案。美國人不疾不徐的說出,You did very good job.但我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還楚在震驚中,幾乎尖叫的說出,你幹麻不去申請更好的學校。他反過來問我,那你的GMAT幾分呢?馬的,你這時候叫我怎麼說得出口。他說他也有申請NYU,也有去Columbia面試,但是NYU不給他獎學金,所以他不念。然後他覺得Columbia不喜歡印度人,為了保障美國學生名額,他們不太收印度學生。這一頓晚餐的驚訝之處,不僅限於此,還讓我慢慢道來。

第三,宗教信仰的迷思。終於話題稍稍轉到我們台灣人的身上,當然又免不了問到Taiwanese和Chinese有啥不一樣,我們是說同一種語言嗎?英文不是你們的母語嗎?那你們是從何時學英文的呢?好加在,沒有又來問,我的英文名字是哪裡來的。難道你不是Christian嗎?我想我真該設計一個好理由,唬唬你們這些傢伙。說著說著,就提到大家的宗教信仰,我還蠻驚訝其中一個印度人居然是Christian,老美轉頭問我,那你的religion呢?是Buddhism嗎?我說我沒有宗教信仰,我媽或許是buddhism但我不是。他很驚訝的看著我,那你死後要怎麼辦?我傻眼,腦袋瞬間閃過,老娘我連30歲會嫁給誰都沒想過,居然就問我死後要怎麼辦囉。情急之下,我說看我的孩子要怎麼處理吧。乾,話一說出口真覺得是個爛答案,感覺我真沒自主權,連死後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算了,反正印度人又把話接去了,他說他們會把骨灰灑到海裡,因為印度人口太密集了,沒地方可以葬。說實在我那時候很想接一句,我有朋友是專門做靈骨塔生意,但居然一堆單字講不出來。話又收回去了。決定回家把生字查一查,下次有機會一定要講出來。說到宗教信仰這件事,要講個小小題外話,來到美國,因為教會的關係其實受益不少。除了有免費的晚餐可以吃,還得去講英文。

最近每個禮拜都會跟韓國妹去他們的教會home meeting,除了這兩個禮拜考期中考和謝小祥來訪之外沒去,我還蠻喜歡參加的,因為可以吃韓國菜。就是那種吃吃喝喝,然後大家一起唱聖歌,禱告。雖然他們都講韓文啦,就我一個台灣人,不過我到覺得很自在。對上帝禱告,我是曾經做過,反正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個上帝,總之就是我心裡的神。不過,他們說如果要相信上帝,必須先相信自己是sin,就是有原罪。我傻笑的說,目前我還沒有這種感覺耶,我不覺得我哪裡有罪。這時候念社會學的本質又跑出來,今天我會變成這樣的我,完全是各種階段的社會化造成的,我哪裡有罪了。不過我如果用這樣的說法回答他,我想傳道人應該會很頭痛吧。我笑笑的說,我會試試看去感受的....總之,先敷衍一下,免得氣氛尷尬咩。

Sorry,還是回到我的中美印大交流,下次有機會再寫個中韓交流,我想陳愛咪同學應該可以好好熱烈回應一番。

第四,這是我覺得最緊張刺激,是我這一頓晚餐最大的收穫。原來阿三也是一群自大的傢伙。忘記聊到什麼就聊到經濟問題,這就是我最害怕,因為我知道的美國case study實在太少,好加在前兩天正好有去書店翻雜誌,提到美國誰最有錢的一些排名,我還插得上話,Google那兩個創辦人今年才30歲,每個卻有19 billion的身價。接著就談到一些亞洲後起之秀,China, India, Korea.....印度人突然說道,其實美國人如果不靠印度人的話,根本賺不了錢,美國人根本沒有technology,只會包裝行銷。我想我的臉是鎮定的,但是我心裡卻是大大撲通撲通的跳著,真是好大的狗膽,對著老美就這樣說,當時真不好意思去看老美的臉。他說,你看microsoft有一半的enigneer都是印度人,如果他們都不幹了。你叫微軟怎麼辦?或許他說的是實在話啦,老美也回不了嘴,不過這位老美同學是我見我最不愛回嘴的老美,不然一般老美早就跟你在餐廳大聲argue了起來。但我真是覺得屌....就好像老師把作業灑在你臉上叫你重寫那種感覺,彷彿看了一場好戲。

這樣的一頓晚餐,歷時兩個多小時,終於在要一起去Halloween的parade話題之下結束了。不過明天就是Halloween,我又提醒了一次美國同學說我想要跟他一起去East Villiage看遊行。即將又會有另外一次中美鬼節交流,我是很想盛裝出席,但是好窮,沒錢治裝,明年明年,今年先讓我觀摩一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克莉絲 的頭像
克莉絲

I'm Chris。Something About Woman。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ssCC
  • 真的喔~ 其他我沒啥研究跟阿三不熟 但是microsoft的阿三有夠
    多 我以前date過一個microsoft的大陸人 跟他去吃公司辦的
    christimas dinner時 有2/3的席位被東方人還有阿三包辦吧~
    超恐怖的 而且有些阿三還滿cute的 哈哈哈
  • 克莉絲 於 2011/09/20 08: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