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去年九月開始,我個人開始對於兩人甜蜜生活已經沒那麼有新鮮感,也同時意識到再等下去就會錯過生育的黃金時期,因此就我和老大開始展開做人計畫。

不過這一年來,不是那麼順利。

第一,我很懶得用基礎體溫算法,因為基礎體溫的測量方法必須是在睡醒那一刻沒有起身,或者是任何大動作的狀況下測量。可是我卻被這個行為弄得緊張兮兮,有時候明明是半夜起來尿尿而已,但因為搞不清楚到底是幾點?拿了體溫計就往嘴裡塞,打開燈看體溫時,才發現原來才凌晨四點,可是我明明還要繼續睡阿,那這樣到底算甚麼?於是我就慢慢淘汰溫度計,改找其他更科學的測量方式。(這將另篇介紹給等待好孕的太太們)

第二,工作很忙碌,實在很懶得做功課。這說出來實在不太好意思,但我問過很多姊妹都有一樣的心情。老娘上班都已經夠累了,回家還要伺候老爺,隔天一早又要開會,哪有這麼多時間想那些風花雪月。之前有朋友知道我很想懷孕,而傳了一篇這樣的新聞報導給我:平均生一胎得嘿咻104次,我第一個反應,靠,那豈不是要磨破皮了。雖然我不認為嘿咻只是為了生孩子,但這樣興致高昂的情況,真的不太可能發生在職業婦女身上。這個辦法,不成,一定得再找出一個更科學和有效率的方法。

心想,難道30歲真的是個關卡嗎?以前20幾歲怕懷孕怕得要死,現在30出頭,想被搞大肚子還沒這麼容易。

於是我開始一連串吃中藥、看西醫、作檢查的過程。後來覺得一人努力也沒用,萬一問題是出在另外一個人身上呢?於是也把老大拖下水,一起經歷這些過程。

從去年12月開始去看紹興北街林姿里中醫,吃了幾個月中藥,沒甚麼特別感覺,反而MC還晚了,雖然說被介紹去的時候,大家都說是神醫,很快半年內就會懷孕。可是老大不是很信這一套,還是要我先去做檢查,看看有沒有甚麼問題。

於是今年三月起,我又轉戰西醫,做超音波檢查,醫生一口咬定我是多囊性卵巢,比較難受孕。甚麼是多囊性卵巢阿?症狀會有小鬍子、經期不準、肥胖,可是我明明沒有鬍子,經期也很準,唯一有的是肥胖沒錯啦。一整個搞不清楚的狀況下,決定先聽醫生的建議,先吃排卵藥,並定期回診照超音波,看何時是適合做功課的日子。

連試了兩個月,還是不見成效,醫生也建議要休息一個月再試試看。當然,我大哭一場,可是卻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這些日子一直被想懷孕這件事搞得神經兮兮,很多事情想做不敢做,連游泳都不敢買月票,就深怕會不會已經懷孕了?不敢掉以輕心,深怕錯失任何一次機會。可是那一次失敗後,我就下定決心,接下來我要休息幾個月,不想想這件事了,不要再因為怕自己會懷孕而拒絕機會,不敢玩樂。所以我也趁這往後的兩個月把我一直不敢喝的紅酒,全部拿出來喝光光。

中間這段時間,也有別人再度推薦另外位中醫神醫,是在萬華的陳師傅。據說這個熱門程度,如果不是認識的人介紹帶去,光是自己排出診要排上一年。可怕的是,他第一次把我脈的時候,居然說帶妳老公來看,應該是他的問題,於是開始講述老大腰痛的狀況。這真是嚇壞我了,我ㄤ不在耶,怎麼可以講得出他的症狀呀?回家轉述給老大聽,老大也嚇了一大跳,雖然不是很信,可是也無意間把他拐到願意去看一下。於是就換成老大開始吃中藥做調理,不過我們兩個都是急性子,中醫的治療方式,很快就被老大打槍了。

一直到了六月,正好跟學姊約了要去看在北醫坐月子的大學同學,也是一直很想懷孕的學姊,告訴了我她的喜訊,只不過那時還在保密期,我也沒有向任何人透漏,她也建議我可以到北醫檢查看看,畢竟北醫也算是不孕界的名醫。於是我就趁著要做子宮頸抹片的那一次,找了不孕科醫生諮詢。

醫生建議我應該先做基礎的不孕檢查,於是便開始安排幾乎是一週一次的檢查,包括兩次驗血、輸卵管攝影。

我看婦科向來都習慣自己去,覺得要叫男友或是先生在那邊等待,看他也是坐得很痛苦。不過,當我看到輸卵管攝影的說明,強調一定要有家人陪伴時,我突然嚇得有點腿軟,心想這不是甚麼可怕的檢查吧,怎麼還會需要家人陪同。當晚馬上上網查詢別人的經驗,隔天也趕快問同事的經驗,發現了解越多心越驚,同事一直跟我說很痛,網友又說這是一個很唉唷的檢查,會很想上大號的感覺。於是逼著老大一定要請假陪我去檢查。

檢查當天,不知道要等待多久的時間,我還記得老大帶著NDS準備來破關,我還交代他順便幫我買本壹週刊,我就走進了攝影室。躺在攝影台上,的確會有點唉唷的感覺,畢竟要把攝影管放入你的輸卵管是有點長,但是醫檢師只叫我稍微挪動一下,拍左邊,拍右邊,然後就跟我說:「好了。」好了!!!怎麼沒有很痛的感覺?也沒有很久呀?我走出攝影室,老大也驚訝地抬頭說,「怎麼這麼快,我一關都還破耶。」

所有檢查報告出來,醫生說「你很正常耶,既沒有輸卵管堵塞、也沒有多囊性卵巢、子宮也很正常。那你們看看要不要試試看用人工受精(孕)的方式呢?」我心裡還在想說要這麼快走到這一步嗎?老大就說好哇,我們來試看看。


當然老大你馬上就說好呀,你的貢獻度通常只在最後一個步驟,而老娘我可是又要繼續吃藥,這次還要挨針哩。但醫生馬上幫老大找到一個他可以出力的工作。「那你就幫你老婆打針吧。」這個神聖的任務,交賦給老大後,整個覺得他的參與度大大提升。

終於在某一個周六上午,我們帶著老大的精子和我已準備好排卵的身體去北醫的生殖中心報到。天呀,大排長龍的狀況,台灣也太多人不孕了吧。躺在診間裡,等待醫生過來協助將精子放入時候,我就雙魚座了起來,開始幻想,萬一護士小姐拿錯精子醫生就幫我植入了,那這種醫療疏失要怎麼辦!?? 但萬一這小孩長得很美或很帥呢??

很快地,醫生大概五分鐘就完成人工授精的工作,叫我好好休息。好吧,反正我們就盡我們的努力,其他就交給老天爺了,讓他決定送子鳥會不會來報到。

註:我這個人向來沒什麼忌諱,也自然而然沒有沒滿三個月不能說的心態。但是我真的很討厭那些喜歡在我話裡找蛛絲馬跡的朋友,還要裝聰明的說,他懂,三個月內不能說。但偏偏老娘就是不知道有沒有咩,是要說啥啦。老娘想說的時候就會說,也請閒雜人等勿擾,不要趕走了我的送子鳥。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