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454bc3c45b7dc4e96596d5cc05c04.jpg  

一邊聽著Eason新專輯「?」裡的那首baby song, 一邊決定要寫下一些東西記住這一刻。

最近,和父親有些不愉快,但我們都隱藏得很好。這幾年和父親之間的話題變得很少,可能他忙於工作,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不過每當有什麼勸不動老爸的事,我總是在家裡扮演那個『你去跟他講才有用』的角色。這次,我也自然選擇扮演那個角色,只是有些話說破了總是會讓人不開心。

講完的那天,其實我就後悔了。隔天,我去買了小英的紀念品送給他,他收下但依舊酷酷的沒說什麼。這一整個禮拜,我們兩個之間都有一種詭異的氛圍存在。直到今天,我們在看跟三隻小豬缺貨的新聞時,我順口說出我過一陣子會跟朋友拿到兩隻小豬,我發現他眼睛亮了起來、嘴角也上揚了。我心裡很開心,但我卻也只是說出等我拿到再拿給你這樣的一句話。

其實,我不是一個很貼心的女兒,我不太喜歡談煩惱這件事,父母向來也是報喜不報憂;我也不是一個很會甜言蜜語的女兒,要我哄父母拜託他們答應某件事情我絕對做不來。我就是很認份的扮演好長女的角色。

一直到兩年前想生孩子,我開始思考『那我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母親?』『那我會希望她/他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孩子?』即使到現在肚皮一個影都沒看見,這個問題依舊在我腦海裡盤旋。

有朋友問過我 「你很喜歡小孩嗎?」我回答不出來耶,其實我對小孩沒有太多的好惡。不過,我當下閃過的一個念頭就是,我想要有孩子,因為這個世界是多麼有趣、人生經歷的很多事情都會讓你成為一個獨一無二的個體,我想要看見一個個有想法和溝通能力的孩子活在這個世界上。

前兩周去了一趟金門,和金門大學服務課程的年輕學生做了一個小小演講。你希望你父母親死後留下什麼給你?」簡報上秀出了幾樣東西金錢房子知識勇氣車子名聲人脈獨立生活的能力。接著,我又問「那你希望你死後留下什麼給你的孩子?」這是我在金門對大學生演講留下的最後一個問題。

這樣的問題,對20歲的孩子是不是太過沉重了一點?我20歲的時候,不可能想到這樣的問題,更沒人問過我這個問題。

只是,我好希望他們趕快可以開始思考這件事情,思考之後給自己一點行動力,給自己一點使命感,給自己一點未來可以跟孩子說話的故事,給自己一點屬於爸媽榮耀時刻的片段回憶。

我的父親是在50歲才出來創業的,其實他不是一個很成功的老闆,他常常跟客戶開玩笑說自己其實是一個lousy boss. 但父親卻是我們家裡唯一一個國立大學畢業即使我出國念了兩年書我依舊覺得父親的英文是這個家最好的、他飛去巴拿馬工作72小時只睡了5小時拼命三郎工作的態度、他疼愛我和我弟帶回家的任何一個男女朋友。

我很幸運,父親還在身邊,所以我想要趁著還有機會,跟他學習,他雖然不是一百分的父親,但他的知識很寶貴、他的勇氣是很令人欽佩,我並不一定會成為跟他一樣的人,但我知道這卻會讓我變成一個有能力的人。

賽德克巴萊裡莫那魯道大兒子要去自殺前跟他妹妹說「你們要一直一直生孩子,把我們的血緣流下去。」我才驚覺,我還是希望可以傳承的。

傳承給孩子的不一定是事業、不是錢財。而是一種努力不懈的態度、一種不懼怕面對世界的精神、一種可以獨立生活的能力。

那你呢?你想留下什麼給你的孩子?

 

來聽陳奕迅的Baby Song吧

這是baby song的創作人-岑寧兒,在Eason的演唱會上當合音,也是個流浪香港加拿大北京,現在住在台北的才女

註:照片裡的小女孩就是Eason的女兒陳康堤小時後的樣子

, , , , , ,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