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_l200811191558.jpg  

相隔兩年,再看五月天這場世界末日來臨前的演唱會,我很確定的是,你們在寫歷史。為自己的人生,為華人的音樂,也為坐在台下的觀眾,用盡全力的寫下如果地球消失了也能留下的一些回憶。

或許是距離你們太近了,有種不真實感,好像其實一直都沒把你們當作偶像看待,只是嘴巴總是不自覺哼出那些旋律。

和兩年前DNA演唱會不同的是,那年我們離三十好像還沒很遠,雖還帶著20幾歲的血氣方剛卻也成熟穩重了許多,越過了懵懂的年紀,似乎找到了自己未來的方向,正在努力的衝刺著。然而,好像過了35歲,恍然發現自己離四十的關卡越來越近時,回想我們30-35歲做了哪些事呢?卻驚覺還有好多事想做還沒做,而人生就快要過完一半了,而且是體力和腦力最精華的時間。

怎麼越來越恐老?

或許是最近周邊發生太多親友家人生老病死的事情,看得不忍,卻也害怕自己也隨時有可能面臨這些。

電影到阜陽六百里的海報上寫著,「人生為了回家,終究離開家。」這句話看來淺白,卻格外的諷刺。

當我看著坐在阿嬤棺木旁的印傭哭得比親生孩子還難過,跪在棺木前說自己不孝的父親,一家人終於在出殯的那天團聚,我心痛,原來這是一輩子務農父母親希望孩子可以離開鄉村去都市出人頭地後的代價。

看得越多長輩的故事,就越想找出一條不要相同的道路,因為我不想心傷。但總是在片刻發現自己不想走的路,最後終究也和世俗一般,留下傷心的眼淚,留下最美的遺憾。

我們並不見得都走了同樣的一條路,只是我們終究都是同類,有顆在跳動的心,有感受、會淚流、會傷悲、會笑得燦爛、也會愛得用力、卻也會不想再受傷。

這次演唱會我最愛的歌,是一首我之前從沒聽過的歌-一千個世紀,也或許是因為終於痛過了才把歌詞和旋律聽進去了。


當時地球還年輕 我們誕生荒涼大海裡

演化到了寒武紀 我們長出脊椎和勇氣

某天我們開始踩出腳印 學會雙手擁抱學會愛情

長出人類的心

某天我們突然回憶過去 我們只是兩段平凡基因

卻愛的很美麗


 

 

我知道你們會繼續唱下去的,我也知道自己會繼續寫下去的。

因為我們記得那個感受,所以我們把她譜成了曲、填上了詞,自己唱著,也讓孩子傳頌著,希望不要忘記那一刻是為了什麼傷心?或是快樂著?


我知道我們一定會帶著遺憾死去,即使在閉上眼之前,我也要告訴你每次誕生我都要與你相遇。

因為我只有這一輩子可以記得你,因為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延伸閱讀】2009的文章 五月天的十年,我的十年

, , , ,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