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似乎是電影獲得好評之後才開始熱賣的,『明日的記憶』這本小說只陪了我在大陸三個晚上的時光,循序漸進的故事鋪陳,細膩的人物描寫,或許令人動容,卻不是煽情讓人落淚。無意間,在地獄中尋找快樂時,發現了電影版,其實我一直都在猶豫該何時去看這樣的一齣知道結局的電影,尤其是當你知道這是不該在人前落淚的時刻。

不同於小說以第一人稱的自我敘述的描述法,電影是用倒敘法告訴了我們這一段故事。一個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的50歲廣告業務主管佐伯,正值人生的高峰期,獨生女梨惠即將出嫁,外孫即將來到人世,工作正處於得心應手的狀態;頓時,拿起電話要撥給客戶時,想不起對方的姓名,只能用描述長相外貌的方式取得資訊。『或許是前一天酒喝多了吧!?或許最近工作太疲累了!?』佐伯心裡是一直是這麼嘀咕著。

相較於以往在好萊塢電影中所呈現的剛強,正直的角色,渡邊謙在本劇中日益轉變的奇異個性與逐漸衰老的神情樣貌,卻有一種讓人疼惜與不捨。電影前段所呈現的佐伯,仍舊是日本大男人主義的模樣,身旁永遠有個在飯桌上等待晚歸男人,外出時要走在男人後方的妻子。由渡邊謙所飾演的佐伯,無可厚非是這部戲劇中的紅花,但不容置疑的是,若不是身旁飾演太太枝實子的樋口可南子這一位大綠葉陪襯,又怎能呈現夫妻之間不棄不離的堅定愛情呢?

與其說渡邊謙演出了中年男性害怕喪失自我的悲哀,不如說,這位觀眾們不太熟悉的太太樋口可南子演出了亞洲婦女深藏不露的韌性。一幕,佐伯退休後在飯桌前等待出外工作妻子歸來後,猜忌她是否外面有男人,而自怨自艾耽誤了她的人生,不如離婚吧。渡邊謙哭得泣不成聲,而工作勞累回家還得煮飯洗衣的太太卻未在他面前掉下一滴淚,只是鎮定的說著,你亂說什麼呢?趕快吃飯吧,安撫著拍著先生的背,從身後緊緊的抱著他。女性的韌性似乎比男人強,即使怨他,看到哭泣的男人依舊會心軟,只好一肩扛下。不願他再度受傷,在男人面前要裝堅強,也要支持他。或許吞下的眼淚早已化成支持生存下去的動力了。

那天,佐伯帶著殘留的記憶回到兩人最初相識之地,一覺睡醒,看著遠方向他走來的妻子,卻只是微笑示意詢問大名,淚水在眼眶打轉的妻子回答著:『枝實子』,依舊默默跟在丈夫的身後。相知相惜二十幾年的生命中,有多少的不愉快是曾經希望被遺忘,有多少美好時光是想要它留下,卻依然無聲流逝。

『如果過了明天,我連你都忘記了,也請你緊握我的手,陪我繼續走下去。』


謝謝辛苦養家的父親,也謝謝永遠在父親身後支持他的母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Chris。Something About Woman。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