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辦公室的磁場其實是一個不容易下蛋的地方,只有兩位有下蛋的媽媽、少數想下蛋蛋孵不出蛋的已婚人士、以及多數未婚或者苦無另一半的單身女性。

不過在這樣稍稍看似保守的結構下,殺出了一個未婚媽媽的新角色。而且這位天兵的準媽媽還是到懷孕四個月才發現自己有身了。

當然,身為一個女性沒有即時知道自己懷孕這件事已經很讓人議論紛紛,因為她說她的生理期極度不準,有一次她在抱怨MC都沒來的時候,我就跟她開玩笑說「去驗個孕吧。」結果她一口否定說絕對不可能,那我就實在是不方便接什麼話,萬一人家是堅貞的純潔教派,我還是不敢隨便汙衊人家。

果不其然,在她將近滿四個月的一天早上,起床時頓時發現肚子有塊奇怪的突起物,她心想「慘了,該不會生什麼怪病吧。」這才意識到是該去驗孕了。

未婚媽媽好不容易交代完怎麼發現懷孕的過程後,接著又有一堆三姑六婆急忙著問「那妳和妳男友要先結婚嗎?」「那妳要先生後結嗎?還是要先請客?」感覺像是一堆迫不急待要包禮的麻雀們,每天就圍繞著未婚媽媽東問西問。聽得連我都覺得耳朵出油了。

然而,未婚媽媽的回答果真很爆炸性,嚇壞了不少老人家。她說如果原本對方要娶她就會嫁,但如果原本沒有這樣規劃,她不會用孩子逼對方,她可以自己養這個孩子。

這樣的回答對一些老人家的女性來說是很勁爆,接著又想細問原因,我只隱約聽見未婚媽媽說他老家不在台北,以後不會待在這裡」。聽到這裡,我大概可以理解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而同事似乎還想問下去,我終於忍不住說出「你們可以不要這麼像老人家好嗎?

之後辦公室裡就不再出現要不要結婚的話題,而是今天你兒子好不好呀。

其實我不太知道需不需要佩服當未婚媽媽的勇氣耶,或許應該說選擇要準備好要當一個媽需要很大的勇氣嗎?畢竟我這輩子沒機會當『未婚媽媽』了,就比較難理解當下她的心情。

其實我一直都沒有意識到她是『未婚』這樣的狀態,我只意識到,她已經是個三十歲,有份穩定工作,家裡很支持她生下孩子,可以協助養育,和男友的關係穩定但沒有走入婚姻,一定有自己的考量的獨立女性。

在求子的過程,我當然可以感受到已婚婦女結婚多年想要懷孕生子的心情;相對地,坐在診間裡,我也看到了生育年齡已經達到緊繃未婚的女性卻一樣也渴望自己能夠養兒育女。

每次在面對醫生的宣判時,總是很氣餒或無奈,然後我看著坐在前方年過四十的單身女性被醫生宣布輸卵管堵住,如果要做試管嬰兒必須是在有婚姻的狀況下,那一刻真像是被宣告死刑一樣,不斷問醫生那還有甚麼辦法。好險那個醫師沒有太沙文脫口說出那你去結婚啊。」

當然,對於養兒育女的前提下是不是要給他的一個完整的家?完整的家的定義又是見仁見智。

坦白講,即使我是個女權意識很高的人,我也不全然認同婦女團體:樂觀其成/保障香火延續 防堵外遇結晶這樣的說法。

社會風氣只會趨向開放,不可能走回頭路;結婚率又是如此的低,不孕人數也是逐年的增高,如果只能在婚姻體制之下才能被允許養兒育女,那些離婚、單親、同志、未婚,他們的生育權,他們的人權豈不是被活生生剝奪了。

我相信一定還是會有民間團體在繼續協助修法,法律是死的,社會是變動的,我們自以為杜絕了狐狸精想要剝奪家產的心,卻也打死了那些面對不孕卻渴望也能有下一代的善良百姓。說穿了,不也是女性自己也沙文了起來。

如果我們可以有更完整的配套措施去評斷這個單身的身分是有能力和心理狀況是正常接受人工受孕,如果我們已經成熟到可以為自己負責,也該為自己負責了,她深思熟慮後的決定又為何該被我們這樣質疑。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