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屏東、高雄災區回來後,朋友紛紛在電話或MSN上問起當地的狀況。第一時間,我都只能回答:我的心情真的很複雜,等我整理好了再跟各位說明。


心情整理了三天,也看了一些新聞和網友們的討論。我第一個最想說的感想就是:
台北人,我們真的過得太安逸!!!


其實當我決定要下去協助救災工作的時候,我也和那些有著滿腔熱血的台北人一樣,總覺得我一定可以為他們做點什麼!?隱性地也想藉由參與這樣的工作尋找屬於對自己的生命意義。後來,我才發現,有這樣想法的我原來是如此的愚昧。


我們的團隊不是志工,而是由一群有社工、心理衛生、法律背景的專業工作者,經由屏東和高雄縣政府請求,去協助第一線社工人員的人力,進駐在各災民收容中心,盡快將災民需求彙整,以利後續的補助發放、安置需求、心理輔導、就業輔導等相關工作。


我們雖然心裡都很清楚自己的任務,但也大概知道前線應該忙翻了,大家也都做好心理準備,絕不做增加第一線工作人員負擔的事情;不強調一定只做自己專業的工作,要我們去打掃也義不容辭;絕不喧賓奪主,不表達立場,全力支援第一線的工作人員。


每個縣政府團隊的工作方法不盡相同,但統一一個目前呈現的狀況,就是「亂。只要一旦父母官已經心慌意亂,下面的團隊也只有一個亂字可以形容。


以下則是我以自己的觀察和媒體呈現在觀眾面前的觀察做個比較,希望能夠做點平衡報導:


新聞報導一超擾民! 災民申請補助表格填不完


第一個「亂資訊無法整合當我們在災後的十天抵達屏東縣時,準備開始協助第一線社工人員進行家戶需求調查時,我們才知道,原來這已經是要讓災民填的第三~五份表格。


沒關係!!我們了解十天過去,一定會有很多單位出現要幫忙建置相關資料檔案,那檔案在哪呢?key-in了嗎?這些表格之間是否有關聯性呢?


坐鎮的父母官說不出來表格的差異,而表格目前也都是一疊疊躺在辦公室裡,完全沒有人力可以做key in的工作。


第一線的社工人員不免反彈,表示災民的情緒本來就已經很複雜了,一再又一再地被告知要填表格。申請補助是一種表格;要居住在收容中心資格審核又是一種表格;找臨時工還是一種表格。請問,所有的第一線工作人員都知道這些表格是拿來做什麼用的嗎?


而我們當時進駐時,已經是發錢風波的開端,災民紛紛已經開始產生預期心態,「我是不是填了這個表格就可以領到錢!?「我是不是填了這個表格,你就會可以處理我的問題!?」偏偏,我們社政體系的調查跟$$$一點關係都扯不上,發現此路不通,我們只好想出更好的工作方法。


我們把之前做過算是比較完整的調查表拿出來,一份又一份先核對新的表格,決定只問不足或是有缺漏的部分。這種做法,可以讓災民感受到,你是真的有讀過他的資料,不是又天外來一筆從頭問起,配合意願就會高很多。


雖然這樣的工作方式,花費的行政成本很高,人力耗損的嚴重。但是,我們總算是把一個縣政府所有的災民中心的資訊都統一了,大家填一樣的表格;同步,還請微軟工程師們協助開發資料庫,把這些資料都在最快的時間內建檔完畢。你的個人資料,以後縣政府只要按一按電腦就知道了~


新聞報導二:
關心災區 「茂伯」到屏東為災民打氣


第二個「亂「也太多藝人來作秀了吧」,我在災區的三天每天都可以看到不同的政府長官和藝人來探訪在收容中心的災民,或許是我太清高了,我的第一個直覺就是,又來作秀了!!


第一天還在縣政府開會時,茂伯就在我上完廁所後突然出現,當然免不了幫工作人員加油打氣之詞,結果,我們還被要求要一個團隊一個團隊上前分頭和茂伯合照,想閃都閃不掉,父母官會硬逼你上去。


這還是頭一遭,我這麼不想和明星合照,也覺得這種合照一點意義都沒有,只是可以讓他發稿用的罷了。


接著,我們到了收容中心,又再次碰到他老人家,拿著藥品一間間教室的慰問原住民災民。說實在,這是一個很沒有禮貌性的打擾。雖然災民暫住在學校的教室裡,是個開放性的空間,可是那個暫時擋風遮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怎麼可以沒有經過詢問,就大搖大擺地任意進出一個人的家呢?


更何況,下午時間待在教室裡的多半是老人和小孩,在山上他們根本很少看電視,甚至連國語都不會說了。茂伯!!!你誰呀!?


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媒體最喜歡捕捉藝人和小孩子的合照,但是明明法律就有規定未成年被拍照一定要經過法定代理人同意,尤其是對一些情況複雜的個案,我們更是要保護他不能讓他曝光。可是看著鎂光燈閃呀閃,真的好不忍心。


我了解媒體的嗜血性,藝人非得靠這種消費災民的方式才上得了版面。


但是,每來一位長官或藝人,地方的父母官就要開始陪著巡視,想要好好交辦一樣事情,都會不斷地被打斷;每來一位長官或藝人,第一線工作人員就得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去協調現場可以捕捉或參觀的畫面。


這種方式到底是不是真的幫助到災民?哪些藝人是發自內心的關心這些災民?還是只是為了上版面呢?


雖然,我們也有搭配拍照志工下災區,但是,我們都有很清楚地在行前說明中強調拍照的注意事項,而且,當有人看到我們拿起相機,詢問請問你是媒體嗎?我就會當機立斷決定,不要拍了,災民收容中心不是動物園,不是讓你來觀光的,更何況動物園還要收費呢!?


心湄姐部落格:你我都可以!


有天,我在心湄姐的網站上,看到這篇文章。當下,我好想拍手為他叫好。最後三行話真的是說得太讚了!!


人都有憐憫之心,看著電視新聞家屬一個個哭倒說親人死去的畫面,我們會不忍;人都有滿腔熱血,看著電視新聞災區淤泥依然泥濘,我們想做點什麼。


我們都想做點什麼!!!但又不知道該做點什麼!!!


就請大家在你們的專業上好好發揮一己之力吧。


像是我們有請了攝影志工和我們分梯全程記錄這些工作過程,這是第一梯從屏東回來的暐力,他和所有社工員一樣,也在他的部落格寫下了每天的工作日誌(我們都沒有放照片,因為這些照片都會在正式管道上曝光)


如果你的專業很難在救災工作上發揮,那就多講幾個好的故事給別人聽吧,多告訴別人你聽到的一些在和救災有關的「正面故事


台灣現在很需要正向的力量。


如同出團前,我們15個夥伴手搭著一起為即將開始的工作,我們呼了一個口號。


台灣加油!!!!!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