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算是很會聊天的人。凡是戀愛、婚姻、工作、婆媳關係,都是百無禁忌,而且包準是掏心掏肺的跟對方聊下去;即使對方拋出的話題,是跟電子科技相關,好歹也跟了老大一陣子,隨便瞎掰一些也是可以聊得下去。

可是,我有個死穴打不開,就是,我無法跟鄰居聊天,也不喜歡跟鄰居聊天。

從小到大,娘家住的房子幾乎都是以電梯大廈為主,即使在天母同一棟大樓裡住了將近20年,看著每天都會遇到的熟面孔;即使每次搭電梯都要忍受七層樓的兩人空間,我都還是很本分的只說聲「嗨」和「再見」。直到前兩年要準備結婚了,有鄰居知道,偶而才會在那電梯上下七層樓的時間裡簡短聊一下準備婚事的過程。

我也不是害羞,就是那個話匣子開不了。

自從嫁到夫家後,離開了電梯大廈,搬入一樓的住家,有自己的車庫和陽台的確是方便很多,去costco大shopping的時候,就不用面對還要從地下室停車場扛重物上樓的心酸;可是相對的,一樓的住家多少不算是一個完整密閉的空間,只要想呼吸新鮮空氣時,打開氣密窗,路上車輛行人來往的聲音就相對的清楚很多。真的,是清楚非常多。

如果我翹班一天,坐在書房裡一整天,我大概就可以知道這個社區的人一天的生活。誰家兒子去當兵;誰家老母最近身體不好;誰家孫子是給奶奶帶;又是誰家車子亂停之類的生活八卦。

為什麼呢?因為我就住在一個「大嗓門社區」裡面,這裡的人兒不知道為何中氣都十足的強,明明應該是站在他家門口跟鄰居聊天,可是偏偏聲音就是會傳到我家的書房來,除非他們的對談中用了艱澀的閩南語,聽起來會變成摩斯密碼般答答答的聽不懂,否則,做間諜的話早就洩密洩光了。

首先,我家對面住了一家愛狗人士,他們家的狗不吵,不太會亂叫,挺多散步時會不受主人控制,老是不愛回家。他們家的狗的確不太吵,吵得是他家的女兒。每天晚上遛狗是件好事,是主人應盡的義務,但是主人管不動自己家的狗,還得用「蔡閨級」的高分貝一直叫著他們家的狗回家,那就不是一件好事。

每晚我和老大開著客廳的小燈,準備羅曼蒂克的看部DVD時,就會開始聽到他家的女兒用「蔡閨」的聲音呼喊著「過來」「叫你過來」。起初,我還在想到底是叫誰過來?因為重頭到尾都沒聽到狗狗的名字。有一次,高分貝的「過來」持續了快三分鐘之久,我還覺得很奇怪為何每次都要用這樣的高分貝?到底是誰這麼難叫得動?都忍不住起身去打開了大門,才看到是在呼喊他家的狗。好險他家的狗終於願意乖乖跟她進屋裡去,不然,狗狗再不過來,我就要過去她家了。

後來,我們幾次聆聽對面家人在門口講話的聲音,才發現,原來那家的女兒天生就是這種「蔡閨」聲,不是出於狗狗難訓練才衍生出這種高分貝不悅耳之聲。

而我們家隔壁住的是一位急公好義、熱心助人,在自家做點小生意的大叔,當然,又是一個把別人都當聾子的大嗓門。

其實社區裡有住這種人真的是有好有壞,若是車庫前有被車擋住,打電話找不到車主時,他還會依照平日的觀察判斷這台車應該是哪個住戶的,帶你前往去按門鈴叫他出來牽車。但是,每天他跟人來人往的鄰居大嗓門地打招呼,這條巷子想不知道你的行蹤都很難。

我每次上下班都很害怕跟他四目相交,因為大叔就會以低沉「陳松勇」似的口吻跟你親切的說「去上班啦!」「下班啦!」「老公怎麼沒有載你?」唉,我真的只想當個很默默的人,不需要每次都這麼好心的幫我跟整條巷子報告行蹤吧。

這位大叔若是活在光陰的故事裡的眷村,大概就是屬於有著陶爸體型和分貝,但骨子卻是個包打聽的孫媽媽。就連有人愜意的遛狗從他家門前經過,都還會聽到隔壁大聲的傳來「怎麼把毛剪了呀。」

有時不只如此,防火巷的那頭,還有一家是每天按表操課的練二胡,有一晚傳來的是「萬里長城~萬里長~長城外面是故鄉」的二胡配樂,我真是忍不住想打開窗戶大喊「兩岸都直航啦,要回故鄉就快回去吧!!!」

下班時間到了,大叔又再跟來往的行人問候了。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