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篇短文合集而成的『紐約客』,是在婦產科的診間看完的,(別誤會,我可不是懷孕才要結婚,才要去看婦產科,只是做一些例行性的婦女檢查。)國泰醫院的林慧雯果真是紅牌醫生下午的門診居然可以排到63號三點半活生生等到八點生孩子可能都從羊水破等到開五指了吧

回歸正傳來談這本書,喜歡白先勇的小說是從台北人開始的,接著我也只看了孽子。可能是我個人喜好吧,我對於戰亂後大家逃到台灣的那個年代所描寫的故事特別有興趣,既不是眷村孩子,也更沒有什麼與外省文化接觸的機會,可是卻讓我對那樣的一種思鄉綿延至台灣的文化特別好奇

紐約客』其實是一種換了時空背景的台北人,一群人離開故鄉在另一個地方落腳,這裡面有對家鄉的思念,有對不熟悉環境的恐懼,卻也有另一種自我的束縛與好不容易得來的自由。短短的六篇文章,白先勇卻花了三十年左右才將他集結成冊出版,當然他很清楚在後記裡交代了原因。不過,卻也因為這樣的三十年才能看得出在每個年代下的紐約客,他們的想法、他們的生活、亦或是他們最終的命運

我最喜歡的兩篇分別是『夜曲』及『Tea for Two』
『夜曲』是描述一對曾在美國求學相戀的男女,人生的際遇在一人選擇紐約及祖國之後全然不同,25年後,一人成為美國上流社會的名醫卻逐漸遺忘出身之地所曾賦予他的一切,另一人碰上了文革,原來是茱莉亞音樂學院彈鋼琴的手,也早就因為勞改不靈活了。放眼去看這個世界的時候,其實是欣喜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學習的,我們都有抱負說過長大要成為什麼樣的一個人,可是我們卻都有包袱讓我們長大無法成為那個我們最希望要成為的人『Tea for Two』是比較近代的故事了,描述活在格林威治村的同性戀者在紐約這裡找到藏身之處,找到讓自己快樂的天堂。讓我想起"Rent"這部broadway show,也讓我想起孽子中他們總有一個地方可以棲息,即使那是所謂的正常人類最詬病之處,對他們而言,卻是最有安全港的避風港。I don't belong them, but somehow, I always admire their courage, admire the relationship they could keep so long. 如果說異性戀者的愛情可以在婚姻制度下得到適度的保障,同性戀者又能以何種自律規範下相處四十年

頓時
,有點茫然了

我認同的是什麼樣的文化
,我的國家給了我什麼樣的認同,who am I.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