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固定觀看嫁去日本當人妻的酪梨壽司日記已經成為我生活裡就像每天一定要喝咖啡的惡習一樣,戒不掉。我大概是從出國前的那段日子才開始看酪梨壽司的日記,看著她從MBA的菜鳥受著各種文化的衝擊,美國的點點滴滴都像是新鮮剛出爐的麵包散發的香味總是讓我很難抗拒,好想大口把這塊美國麵包用力咬下去;換我當菜鳥的時候,酪梨壽司已經成為了紐約客的老鳥,對於紐約地鐵大誤點,屋子角落閃過的小小黑色身影早已習以為常,卻也曾在午夜夢迴回想當初這個夢想值不值得;漸漸的,酪梨壽司的每一步,成為一個身材一眼就可被看穿是歸國學人的美國妞,蠻首苦幹做個認份的捷運上班族。看似自己的人生好像有一種在追隨酪梨壽司的腳步,除了我不太可能意外的嫁給小日本,不知道這樣的人生際遇安排,是一種巧合,還是這樣年紀的女孩都會有類似的命運呢!?

我想我應該是瘋了,既使每天觀看,我還是買了一本酪梨壽司的書-去他的萬一。坐在捷運上,我回去讀了那些會在下雪天咒罵為什麼地鐵會delay,為什麼要一個人孤零零來這個冰天雪地的心酸事;我回去讀了那些我們相信自己可以堅持的理想,相信我們是可以成為獨立自主的個體;也回去讀了那些,最後發現自己其實也只不過是個平凡人的故事。這些故事卻好像不是在寫別人,卻好像也是自己這兩年多來對於自己成長及蛻變的一種紀錄。

前一陣子,謝小祥說,她想家。我知道,我只說了,撐下去。因為我們大家都是這樣過來的,我可以的,你也可以的。其實我們的故事,每天都在那個國度裡重複上演著,這不是巧合,不是命運,而是,當人生走到一個程度,對自我的期許,對待人事物的處理方式,我們逐漸變成同一種人。

我們再度變成平凡人,已經習慣夾腳拖和球鞋的胖腳丫,仍是被活生生的塞入會讓自己看起來腿長的尖頭高跟鞋裡;自以為可以沒事在觀光客面前落個兩三句英文嚇嚇隔壁座位的歐巴桑,卻又會在翻譯英文新聞稿的時候覺得自己當初怎麼不是考GRE,會的英文字彙還真只有那幾個。庸庸碌碌的坐在捷運上會打瞌睡,已經漸漸要遺忘可以在深夜用時速80英里在Turnpike狂飆的快感;加班加不停的還得自掏腰包吃ㄧ個價值不斐的100元豬排便當,卻已經在沒有機會豪氣又悠閒的在Garden State裡面待上一整個下午,就是為了找到可以clubbing的衣服。

我也曾經天真的以為我不應該會是這樣的平凡人,在一些人生經歷之後。只不過,所有的蛹破繭之後,成為蝴蝶,卻也只是萬眾之中的其中一枚罷了。我的美國夢,終於醒了,雖然是有點不甘心,可是過去的那兩年時光,有很多眼淚,有很多歡笑,有很多我的人生從未嘗試過的事情,我做到了,有一天,我會因為這些曾經擁有的美夢而嘗到甜果。

<註1>照片拍攝於2006年的感恩節滑雪,因為美國讓我多學會了一項運動,我喜歡上滑雪。

<註2>寫文章的同時,我正聽著Rent的Seasons of Love,讓我想起還在美國奮鬥的你們,我很想你們喔,想念和你們在玩得很累後殺去大口吃韓國烤肉的滿足感,懷念和你們在陪伴開車回家的途中分享的一些內心祕密,最懷念那些紐澤西老屁股才敢玩的鹹濕低級瘋狂趴梯,我是要去哪裡可以找到這麼好的咖啦!! I miss u all. I'll be here waiting for u all~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