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七月份還是要乖乖回到校園裡當個五個禮拜的好學生,不過,老娘我,終於熬過這兩年的留美碩士生活,畢業啦!!!! 坐在Contiental Arena中等待上台的感覺,很奇妙,一來覺得自己好像也沒幹什麼大事,怎麼就這樣畢業了,但是當最後聽到驪歌響起,眼眶似乎有紅了一下,想到就要再次和朋友別離,好像又回到高中畢業典禮的那一天。

這兩年的MBA生活,我從一個熱愛社會運動的女性主義支持者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帶有銅臭味的虛假商人,隨著驪歌響起,在大家紛紛討論起自己未來的抱負,逢人就會被問『要留在美國還是台灣?』如果乖乖誠實回答,我是要去大陸,又馬上像機關槍的被問到『那要去大陸做什麼工作?』『要不要去香港工作?』這些問題,老娘真是不想再回答了,你是我老爸老媽操心也就罷了,其他人,就不用勞煩你操心了。

MBA的皇冠似乎並沒有加冕在我之上,看來大家都在野心勃勃規劃未來的賺錢大計時,但我還是沒有把握可以看得懂資產負債表,沒有本事可以創造一個商品,更沒有能力可以領導一個團隊。MBA,其實到底得來的意義為何?說實在的,MBA的學位得來也有點心虛,也或許,說真的,我不是很在乎。我不在乎成績單上到底出現的是A- or B+,也不是那麼在乎要打入老美的社交圈。至少我完成當初我為自己訂下的目標和理想。

我最開心莫過於我在這裡結交的朋友,或許那才是讓我在乎,讓我不捨的。年紀大了,人獨立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其實是很難像小時候那樣跟所有朋友都可以好來好去,有時總是會遇到一些讓你想快閃的人,反正我是快閃了。但是,我真覺得我們這一群朋友大家都好團結喔,即使每張照片都顯示我是和他們鬼混,可是每天卻都有不一樣的樂趣,不一樣的新想法會被激盪。或許,該說捨不得的應該就是這些人了吧。

畢業,是一個結束卻也是一個開始,18歲時對於分離的不捨是難受的,坐在禮堂裡的那一天,我們四個女生哭得悉哩嘩啦,好像害怕再也見不到對方,然後,十年後,我們依舊還是坐在東區的咖啡廳聊著十年前幹過的蠢事。28歲時對於分離似乎卻有些麻木,沒有眼淚卻依舊有內心澎湃情緒,38歲的我們會在哪裡相聚呢!?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