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回到工作職場的生活,暨熟悉又陌生,不是一切都得心應手,卻也不是一切無法順利上手,只是我還在思考自己的心態吧。是該使出渾身解數,還是該曖曖內涵光的度過這半年,我還沒個準。是有衝擊的,原以為以前就曾看到社會的黑暗,自己也只不過是朵向日葵,像著有陽光的地方看齊,卻從不知道身後是什麼樣的世界。為了銷售,我們給予了包裝、給予了面具;用手掩住就以為看不見、用手嗚住就以為聽不到、把嘴閉上就以為全世界不會知道,是把自己的心也關上了嗎?

但也或許這是最好培養人類成為高EQ動物的一個機會,我們選擇的看不見、聽不到、不出口,卻也將言語與文字轉化成一種相信的語言,公關與媒體可以是朋友,卻也可以是毀滅你的那雙手,媒體聽了你的言語,轉化成他的言語;公關看到了媒體的文字,轉化成它可以理解的文字回應。就在這文字的洪流裡,翻騰。

或許身為一個無名小卒是無法真正知道事實,天真單純如你般從前的我,也曾無邪的相信著自己最衷的理念,然而在巨大資本主義的惡勢力下,該低頭嗎?該低到什麼樣的程度?我猶豫了。光環,不見了;女神,回去談戀愛了;我只不過是一個曾幻想住在天堂自以為落入凡間的蠢蛋。原來,你和我從來都沒有去過天堂。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