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一直懷抱著五月底以前就可以打開我家大門,讓麥克西狂奔到我身上,雖然又是那一招鎖喉功會把我給逼退個好幾步,但總是想,我就可以狂摸他有老美潛能的胸毛.也早就信誓旦旦跟親朋好友昭告,等我一回到台灣,請馬上把錢櫃包廂訂好,每到weekend就要跑遍台北新開的lounge bar.也早就想到回台灣後的第一個菜單,不是桃源街的牛肉麵就是圓環的滷肉飯,還有非吃不可的是老天祿的滷味.每每想到這些事情,就會讓我覺得,回家是一個值得期待的事情,即使要飛個16個小時不但要忍受腳要腫起來,皮膚會超乾的像老太婆,但我總是想,老爸看到我一定會很開心.不管怎樣,這個暑假我都要讓他看到他寶貝女兒.然後七月初再乖乖的飛回來上我的MBA,一直到不知何時再可以回家.

但是,總是有計畫改不上變化的玩意出現.

七月份原本乖乖打算上個兩門課六學分,但經歷這五個禮拜的星期六課程,我只能說,年紀大了,還真不能這樣搞,一整天坐在教室裡八小時,來回開車要一個多小時.每到星期五,六開始狂歡的日子,我就像個老人一樣完全沒勁,Clubbing可以,但可以讓我在12點以前回家睡覺嗎?這種話,傳出去豈不是毀了我party queen的名號了.不行,決心放棄一門課,還是過點可以交際應酬的日子.

就在對於MBA這狗屁玩意有點心灰意冷的當下,無意間被我發現NYU在暑假有Cinema studies的課程,雀喜之情絕不亞於發現體重計上的數字整整少了五個單位.(但目前還沒經歷到,只有上升的份)近期因為狂看電影又愛狂寫影評,略受好評,讓我覺得或許可以多培養這一方面的興趣,不過怎樣都是寫爽的,除非我家老大哪一天轉業開個出版社,那我再把這些廢言出書好了.

可是,又來個好死不死.

這一門NYU的課偏偏又跟我這狗屁MBA的課是同一天,雖不衝堂,但如果我發了瘋,我將會變成12:30-4:30人在東村學那些希區考克或是暴力美學的玩意;搖身一變,6:00-9:30我又回到NJ和一堆上班族一起專研Finance.我不人格分裂才怪.不行,計畫又得改變....

在無法抗拒電影課的誘惑下,想想,可能兩年之後萬一就嫁人為婦的情況下(但深深不希望太早為人母)好像就只有這個暑假是最好的機會,雖然這一堂課的學費足足可以讓我再這間屋子裡住上八個月,決定還是拼了.

因此,結論就是,似乎我又得繼續待在這個地方一直待到八月初,然後等到一上完電影課,就狂奔紐華克機場坐上我的心愛的長榮直飛台北.一個月後,又再度狂奔中正機場在度坐上我心愛的長榮直飛紐澤西.

看來,麥克西,錢櫃,lounge bar,桃源街牛肉麵,圓環滷肉飯,老天祿滷味,再另外加一個石牌夜市鹹酥雞對我而言,是遙遙無期了.

老爸,別怪女兒不孝一直不回家,如果你想要用你的錢再多買一台iPod回去給你當禮物,我會很樂意的.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