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眼神是一種成長蛻變的証明,演員的眼神更是一種他們不可或缺的吃飯傢伙。

「愛神」所強調的是手,是那雙需要撫摸得到溫暖與安全的雙手。可是在我眼裡所看到的是眼神,鞏利所飾演的華小姐,有手段,有韻味,更有一雙光靠眼神就無法抵抗的霸氣。在給年輕裁縫師張震下馬威的那一段,她用的不只是她的手給了張震許多對女人的想像空間,同時也用她的眼神在那時就征服了張震十幾年。

相對於「藝妓回憶錄」裡的Hatsumomo,鞏俐也有霸氣,卻被狠狠的貼上『過氣』兩個大字,而相對被取代的是那一種清澀單純以及像水透徹一樣的藍眼睛。電影裡,其實從沒特別去說明為何Chiyo會變成這樣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geisha,是因為她那雙特殊的藍眼睛,動人令人垂憐。其實她的故事就如同所有從小被賣到這裡然後學習看著家裡的onei-san長大也成為一名藝妓的女人一樣,不特別。說可憐,她的故事可憐嗎?失去貞操的方式是看哪一位出價的高,和同行之間要用手段去互相競爭保護自己的地位,男人之間為了她爭風吃醋。全因為那一個眼神,那一個自認為從今天起,我也是一個足以讓男人神魂顛倒的藝妓的眼神。不是全然的成熟嫵媚,卻是一種含苞待放讓男人極度想探索的眼神。

在遵循古禮的東方,女人往往是不准許直視男性或長輩,在男人的眼裡是嬌羞,卻不可否認這卻是一種無意識的滿足男性慾望,甚至是促長男性掌權的一種默許。「藝妓回憶錄」所給予觀眾的衝擊,我相信身為東方人的我們是不明顯的,相對於從小在講求兩性平權的西方社會,他們眼裡所看到的不應該只是顏色鮮豔的背景,四五個努力說出輪轉英文的東方女子,而是那樣的時代背景,那樣的文化教育之下,我們這些東方女生所接受的父權意識型態是不可抹滅的。不同的女人用眼神代表不同的身分地位,不同的演員也用他們的眼神去證明在影壇的一席之地。

「臥虎藏龍」裡的玉嬌龍也有過霸氣眼神,是孩子氣的眼神,是嬌縱過度的眼神。那是我對章子怡的第一印象,她的眼神讓人覺得『傲』。可是很可惜的,在往後的幾部亞洲電影,「英雄」,「十面埋伏」我並沒有看到她的眼神有很大的改變,時而卑微,時而強勢,卻似乎被定型在那『收』與『放』兩者擇一。這是第二次看藝妓回憶錄,卻讓我難忘的事卻僅僅只有這一幕,這是我從未在她戲裡看過的眼神,我相信16歲情竇初開的女孩會有,其次,只有歲月磨練出來的演員才會有了。

在環繞櫻花紛飛以及日本精緻田園造景的藝妓回憶錄贏得奧斯卡最佳攝影以及美術指導是實至名歸,換作任何女人都不忍假想穿上那一身和服時,是否女人天身的柔與媚就會因此散發出來。同時也不可否認,在多位亞洲演員賣力演出下,生澀的英語穿梭在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日本不免還是讓人無法信服。Oka-san廣播裡聽的是日文歌曲,茶室裡酒客的閒話家常是日文,甚至在因為小事情而發生的驚嘆語也是日文,卻為何要活生生的硬是讓韻味十足的日文變了樣。是因為這是美國的翻譯小說?還是因為導演是美國人?那為何李安這樣一個東方人卻可以用純熟的英文打動了美國人,也打進了美國市場。導演應該重視的是市場?還是電影本身呢?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