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是因為伍佰說了他是因為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而寫下了挪威的森林,而我就是從挪威的森林開始,我變成了村上春樹的書迷。初期,因為不習慣他的文字方式,總是讀了幾頁就放棄,真正認真把挪威的森林看完已經是一年後的事了。你要問我說,你都看得懂他的意思嗎?我只能說,有的時候,真的不是很懂,只是你可以感覺到那就是村上春樹的味道,有時候讓你的想像空間是超出第三界元不知道他到底是否存在;有時候描述肉體的仔細程度,卻又會讓你耳根子發紅的莫名害羞起來。

距離上本認真看完的村上春樹,海邊的卡夫卡,應該有將近快三年的時間了吧。我還記得那時候的同事告訴我,他們有組一個讀書會專門討論這一本書,討論!?似乎就失去享受村上春樹那個封閉世界的想像空間了。

偶然的旅人,只是東京奇譚集的第一篇短篇小說。故事出奇的淺顯易懂,在此,就不多贅述。村上用了他一慣的手法,總是在故事的開始,給了一段很難連貫的opening,你甚至可以無預期的跳過進入主題。可是有時,在那裡才會看到真實的他,跳過又嫌可惜。

我們的生命,有時總與一些人不期而遇之後,那瞬間產生一種火花,有時,會是一種激情,一種在你平淡的生活裡從未見識過的非凡生命;有時,卻也是在兩人離開了那張床後,所想起你原本所擁有的可貴的生命。他們沒有做愛,同性戀者與家庭主婦的生命在正統連續劇中是一生難有交集的, 我們也曾揣測在我和他的生命中,是應該有交集,是應該不會如此就畫上句點。離開了那張床後,你我的驚覺不是瞬間發生,卻也不能追溯。

是旅人,還是生命的終點,只有蓋棺的那天,我們才知分曉。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