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理時鐘很準,每晚十二點,準時開始跟線上的夜貓子朋友一一道別,報備老人要去投入我那張溫暖的被窩裡了,準時在睡覺前關上手機,以免有不瞭老人生活作息的人們誤闖禁地。每天早上九點左右,我又會不自覺的清醒,就像深深厭惡這張床一般,想要趕快脫離他,深怕多睡了一會就是浪費生命的一種表現。或許也就是因為這種日復一日的生理時鐘,也養成了我年復一年一樣的生理時鐘,一年前的今天,我寫下了"回家之路遙遙無期",一年後的我,也再度在同一時間出現了同樣的心情,想家。

既不是鹹酥雞的聲聲呼喚,也不是因為盤纏用盡只好打道回府,只是離家每隔八個月,就好像是一種自然的鬧鐘突然在我的身體裡面鈴聲大響,提醒著我該做點什麼事了,只是這個鬧鐘最近怎麼一直響個不停呢?

我還是放棄了OPT的申請,除非今天真的因為懷孕了而想要生個美國小孩,不然,對美國似乎已經沒有什麼眷戀了,不是無情的說這邊的人事物對我而言不重要,我也很開心可以在這一學期突然人氣大增,結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只是或許聽了一番前輩的話讓我深有感悟,還是回家吧。其實那是我第一次跟她見面,或許她也只是想找個陌生人說說她心理的話。

她說:

移民的過程自己的內心也會有很多掙扎。

起初,大家來美國唸書,都是抱著我有一個理想,離開家人自己選擇獨立成長,遇到了一個人決定一起生活後,就必須面對正式與家人的分離。一開始都會覺得自己是優越的,勝於那些留在台灣的人,因為你要變成美國人了。

接著,在等待的過程,卻漸漸發現自己裡外不是人,不屬於美國,也不屬於台灣。美國的生活舒適,薪水待遇當然是勝於在台灣的一般上班族,只是放眼望去工作的環境還是台灣或大陸人,看的報紙是充滿台灣消息的世界日報,逛的超市還是一堆廣東佬在殺魚中國超市,自我的矛盾就會越來越多,而我留在這裡的意義究竟是為了什麼?

最痛苦的過程,莫過於對於父母親的陪伴,也不是說自己不孝順,只是總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可以陪伴他們。尤其是如果他們的身體狀況又不好,飛來飛去的日子,自己也很辛苦,如果真的遇上要走最後那一程路的時候,很痛苦。

不騙你,我聽到最後一段時,我真差點沒在她面前哭了,想到了自己的家人,就很想趕快回到他們身邊。也或許,我已體認到未來嫁出去的人生都要在大陸度過時,我也會希望如果可以不要這麼早結婚,可以多陪陪我爸媽也好。雖然我跟我老媽也沒有到那種可以手牽手一起逛菜市場的階段,我跟我老爸的話題也常常處於你最近買什麼新電器的階段,跟我老弟也只有最近要買什麼新玩意的階段,和麥克西當然只有我講話他汪汪的階段。可是,我還是喜歡回家的感覺,希望很快,我就可以在我的MSN上寫上"Home...Finally, Home."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