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說,她很喜歡這一首歌,傳給了我。

沒有問起任何原因,靜靜的看完了陳奕迅的獨角戲。

我們無言,只回答了一句,我明白了。

我想像著瞳一個人獨自聽著這首歌的神情,

也替她想像著那一個人活在世界另一端的模樣,

或許,他們就將永遠活在想像的世界裡了吧。

瞳說,其實,她不喜歡,一點都不喜歡聽見他的消息,

如果可以對一棵樹吐訴,樹也會跟著憂鬱起來嗎?

有時,我好像就像那顆樹,也只能幫她默默的收藏起來。

瞳說,她好想大叫,

山谷,你願意當他的傳聲筒嗎?

我,只能當你的垃圾桶。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