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看到朋友的暱稱寫著『不適應台灣的生活,想念美國生活。』若要問我,還適應台灣的生活嗎? 我真的覺得這個問題很尷尬,身長在台灣26年了,也不過出國兩年,再回到熟悉的地方,是有什麼地方好不適應的。尷尬的是,還真的有些需要調適的。不習慣台北的渾沌的交通,明明就是一線道還是有人要想盡辦法超車。明明就是好心讓行人優先,行人還跟我比手勢要我先走,互相僵持了三十秒。不習慣台北悶熱的天氣,光是走到公車站牌就讓自己一身汗,還不如花個10塊美金就可以從天母殺到信義區。光是一下午的步行市區觀光行程,就會讓我這很久沒在走路退化的雙腳感到酸痛。你說這究竟一種不適應台灣的表現呢?還是一種想念美國的表現呢?

其實回家前的那一刻,我對於台灣與美國是沒有特別的心情,沒有欣喜要回家的感覺,也沒有不捨要離開美國的感覺。只覺得時間到了,就該回家了。
前往飛機場的路上,My ex-roommate J問了我,等你回去之後,你會最懷念美國的什麼?我思考了一會,詼諧的說出:「你是要我回答『人』嗎?」他們笑了一下,或許我們都試圖掩飾一些別離的哀傷吧。

湯米哥說,現在進入了"Post-Chris Period" ,所謂的"Post"就是『在什麼之後』,我們會用來形容一種時期,一種文化,一種思潮,Postmodern:後現代,Post Renaissance:後文藝復興。而所謂的" Post-Chris Period"就是在我離開美國後,2007年8月21日起剩下那一群瘋子度過的時期,文化以及思潮。有人告訴我,這真是一個發光發熱的暑假,也有人告訴我,怎麼回台灣過完暑假後,大家怎麼都變了,怎麼講話這麼沒有忌憚,怎麼可以這麼natual high。每週一的Bowling Day,每週三的Movie Day,每週一日的克姐煮飯給大家吃,每週日的戶外陽光海灘日,以及不定期的裝妖嬌Clubbing Day及家庭卡拉永遠OK Day。我們的暑假真的不是亂蓋一把的充實,一瞬間在三個月內認識了很多臭味相投的朋友,一瞬間我們的班底不知不覺在擴大中。

我不是想炫耀告訴大家,因為我是個稱職的主持人,所以我們的活動才會好玩,才會有這麼多人想加入我們。我不是想炫耀告訴大家,送機那天出現的人數也讓海關著實嚇了一跳。擁有的朋友人數是不需要炫耀的,而唯一值得炫耀的,是我擁有這一群可以讓我覺得很驕傲很貼心的好朋友。可以在我要耍白爛的時候很認真的配合我,煮得再難吃的飯也給我一口不剩的吃光光,可以在我最需要朋友的時候給我最多的陪伴。而我,我也不是毫不客氣的回了你們大夥『一個漂亮的迴旋踢』嗎?雖然得掰腳上飛機,雖然回家得遭到老媽關心式的挨罵,最後還得自掏腰包去做復健,可是這一切都很值得。雖然人已經不在你們身邊了,可是我們不也就把這一群人串連在一起了嗎?我的『既然書念不好,就要會玩』的人生大哲理,你們可要好好傳承下去呀。既然成立了『大澤西老屁股聯盟』,也別忘了在禮堂裡要放上我的玉照,唱國歌時記得要眼神注視著我喔。

或許在那一個空間裡,已經進入Post-Chirs Period,但是只要老娘活著,Chris的『玩就要像瘋子』的人生哲學,怎麼可能就這樣結束呢!?

Chris永遠是進行式....Chris I-N-G!!!!!

請準備好你的體力,隨時要接招喔~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