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鳥的時候,我們很會吞苦水,想必當初我們一定都有個很大的胃拿來裝這些會傷身的壞水。

喜孜孜的想出一個有創意的idea,卻苦哈哈的看著主管跑去邀功,心裡很幹,但是照樣摸摸鼻子,照樣回到座位乖乖做接下來他還分配給你的工作。週休二日還得裝耐心聽客戶的complaint,想說馬的,又關老娘鳥事,一個小約會索賠養出來的好心情都被你一通電話搞砸了。苦情的還是莫名其妙被客戶教訓一頓後,已經滿肚子委屈,結果同事關心問候卻讓這一肚子的委屈決堤,還得躲到廁所偷偷哭,出來後還得裝沒事。小菜鳥,不敢說,只能吞。

有點歷練後,老娘不是跩了,而是老娘也是有所為有所不為,不是事事都得唯命是從,不是事事都是老闆客人至上。

最近在幫老大面試一些主管,準備派到大陸工作。零零碎碎的秘書工作雖然不是我的最愛,但至少基本的進退應對,老娘當假惺惺的公關時也搞了不少,正在優雅的坐在遠企咖啡廳面試的下午,突然一通大陸打來的電話,真是讓我無法再做個笑面虎。

面試者,劈頭大罵:『你們這間公司是把人裝笑維喔?』
一陣突如其來的濫罵,其實就已經會讓人不爽。依舊還是先客客氣氣的請教對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面試者:『為甚麼說叫我坐車到哪一站就會有人要來接我去工廠?』『打了電話也不接,不然就是掛我電話。』
依舊還得裝客氣的我:『這中間可能有什麼誤會?會不會對方在開會呢?』『要不要稍等我馬上幫你聯絡?』
面試者:『我不是乞丐,不是一定要等你們施捨。』
真是不好意思,這一句沒禮貌的字眼真是氣到老娘我,老娘也不是你的受氣包,要讓你用這樣的口氣對待。
馬上予以還擊:『先生,我想你也沒必要講話這樣子,我也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我也需要時間處理。』『你要不要等我消息?』
面試者不斷重複:『沒關係,謝謝你喔。』
我:(你是在靠盃啥,到底是要等我還是不要?)『所以你是不想等的意思嗎?』
面試者終於表態:『不用了,謝謝。』
我:『好吧,那就算了』掛掉................

當下有氣,上班才幾天就又要回到受氣包的日子嗎!?老娘不會再向當年小菜鳥一樣苦水只會自己吞,以前都會害怕破壞公司名譽不敢對人大小聲,後來在美國的這段日子培養出強烈個人主義,凡是應該就事論事,沒必要作人身攻擊,老娘就算要向五斗米折腰,但依舊還是要活得有尊嚴。該還擊的時候還是要來個重重一擊,不然不給你一點苦頭吃,還把我們當病貓阿。
---------------------------------------------------------------------------------------------------------------------------------

故事未完,最終真相大白,原來是老大的老爸自作聰明用藍芽,可是不知道要按何鍵才是接起電話,所以莫名其妙就把人電話掛了。更幹,不能罵未來公公,眼神只好轉向老大,bal bal bal...身處在
受氣鍊最低階層的老大,是很難翻身了。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