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些計畫,要把這裡做點改變,原本是想要把這裡變成只寫「電影,音樂,戲劇」的地方,因為自從發現自己還是抱有很想念Cinema Studies的感覺之後,總覺得自己應該多了解電影,不要再碎碎唸的說一些老女人的生活事蹟。不過,要離開熟悉的地方還真難,加上都付了年費,當然還是要妥善運用,但是,近期內,還是做一點小改變,大家盡請期待囉。

上個週六,應Janice之邀,原本我們想要辦的是FDU和NJIT兩校的漆彈比賽,但因為人緣不好,(哈,開玩笑的啦,不過好像也是事實,)湊不到我們原本希望的人數,就改成幾個朋友之間和美國人對抗的遊戲。這個漆彈場是另外一個Jack這些老鳥推薦的場地,雖然遠在PA,不過一直叫好,所以也只好讓老大不辭辛勞開兩個小時路程到那邊囉。

果真一到現場,看到停車場滿滿的車子,甚至還有遊覽車,天呀,這裡是什麼觀光景點呀,明明就一直繞山路難找的要命,哪來這麼多人。專業得很專業,自己佩槍,子彈,服裝,手套;馬上就被老大虧,怎麼沒叫他帶手套穿靴子來,(其實他自己根本也沒手套,也沒靴子,純粹碎碎念。)雖然,我已經有過一次打漆彈的經驗,不過,怎樣也沒想到其實手套和靴子是派得上用場的。

因為人數不齊,我們這一隊16個人,就必須湊對跟別的美國人一起對幹,我們這裡可是來自各方好手,幾個有經驗的傢伙,四個看起來不知道有什麼用的,只負責stay alive的女生,一直掉子彈土耳其小鬼,還有幾個都沒打過的菜鳥。


說實在,說有過一次經驗,不過每每要進入戰場時,還是有一種很怕被打到的心態,誰知道第一戰叢林戰,我們這些留在後方的女生居然被敵人偷襲,我中了一槍屁股一槍手臂,而Janice則中了兩槍屁股,一邊喊痛一邊還得想辦法離開那邊叢林,這個場地未免也太大,裡面還有小河,小沼澤,沒注意一下就陷入爛泥巴之中,也就因為第一戰就被打,後來就想說,還是明哲保身,因為實在太痛了,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漆彈,可是打下去的感覺還真像巨大的針筒直接插下去。

後續,結束了叢林戰,快速的解決玩所謂的lunch,才驚覺根本就已經下午四點多了,換了一個場地就做Turtel,就是到處都有堆起的小山丘,裡面會有小tunnel讓你可以藏身,所以這一次就不得不得已一定得緊靠著土地,超級有在當兵匍匐前進的感覺,不知道為甚麼,可能對方士氣已經低落,連續好幾場一直都是我們這一對贏。最後一場,裁判決定讓我們殺個你死活,即使被打到,也不算死掉,你可以打到受不了痛為止而離開。這一次,我已經沒子彈了,拿了某人的相機,說要當戰地記者幫大家拍照,裁判才數完final ten count down,只看到子彈到處亂飛,有個小鬼被打到,還像不死的機器人一直為敵人陣營裡面衝,實在太可怕,我趕快逃出去。這些不怕死的,都是準備去伊拉克當兵嗎?


這就是這一次漆彈送給我最大的紀念品,巨大的瘀青,這是打到後的第二天拍的,現在第三天已經呈現完全的紫色,80塊值得票價吧!?不過,也認識了很多新朋友,開心。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