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加米修的第二天一早,有了一整晚的可以睡在屬於獨立隔間房間不會被打呼聲干擾的養精蓄銳以及好吃炸豬腳,一整個人很有勁,信心滿滿的心想著終於要上山頂了,興致勃勃到了小火車站頓時發現,老娘好像沒穿夠衣服呀,個個登山客都身著著防風防水The North Face風衣,就算是再觀光客的樣子,也會穿個毛衣之類的。老娘卻傻傻只穿個七分袖運動外套就跟人往前衝,好險有Tommy桑的溫暖湯米牌借擋一下,不然應該直接成為一條冰柱在山頂。

高峰,豈是這麼容易就可以被攻破的,不過德國的觀光業也不是蓋的,直接造了一條鐵路上山頂,過了寒帶針葉林之後,火車直接進入充滿岩石的隧道裡,抵達約海拔兩千多公尺時,我們再度換上大型覽車上山頂。這次的攻頂放眼望去的就不在只是綠油油的平原,而是層層依舊被積雪覆蓋的山丘,依稀還可以看到冬天滑雪的雪道,楚格峰的確是喜好滑雪的聖地,不過應該都是black dimonad之等級高手才有種來挑戰吧,以我們這種一年划不到兩次雪的菜鳥等級而言。如果想要下山速度比纜車還快的話,或許是可以嚐試一下。







(上山小火車&超讚滑雪道)









(依舊要命可怕的纜車&雲裡看世界)

上了山頂可以做得事情其實通常很少,到處拍完美景之後,頂多參觀個gallery或者吃個小東西,很多觀光客就會紛紛下山了。不過我們就在無意間亂晃心想著待會要趕幾點的火車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一個很貼心的服務,難怪一堆人願意為了它大排長龍等待,就是以下照片的那一台電腦,當然不是用我們的美國時間去瀏覽一些楚格峰的介紹,在過了幾天與世隔絕的生活,腦袋裡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就是,我要上網check email,明明就只會收到一堆垃圾信,可是我們的生活似乎早就被網路制約了,一天沒有他不行。但我們卻意外發現,這台電腦有專屬的網頁讓你可以寄email給你的親朋好友,更讚的是還包括camara機器,可以fedex一張來自德國最高峰的問候。當然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傳給我家老大,果真不到幾分鐘老大就打來說他收到我的email了。神奇的不是email傳遞速度,而是,媽呀,怎麼高山上的電話收訊還這麼好,這也是我要稱讚德國的地方,不管我去到多鳥的鄉下,我的電話幾乎不會沒有收訊過。

(湯米哥正在努力的用著很難用的德文鍵盤,打出一封文情並茂的又淺顯易懂的email給他的小馬子) 寫完給老大的email之後,才熊熊想起來,居然忘記我家的老爹老娘,但是實在很痛恨德文鍵盤,光是一個"@"就讓我們這些講英文的人在那邊討論半天到底是長在哪個位置。所以只好請老大幫我轉寄一下email給我家老頭,免得被說有了男人不要爹娘。把這一堆正事幹完以後,終於抵擋不了寒冷山區裡熱騰騰食物的誘惑,這時候不論什麼食物看起來都很正點,英文德文全部不需要派上用場,只要問問隔壁這是什麼,跟老闆娘說我也要來一份就好。湯米哥依舊很堅持要符合德國人的傳統,每日至少一啤酒,看他大口大口喝起來是真的很爽,不過為了不要讓我快燒起來的喉嚨直接著火,我還是乖乖選了以下的餐點。我的是『麵包夾香腸』以及『鹽好像不用錢的noddle soup』,湯米哥對於香腸的熱愛不亞於德國人,和我吃完一樣的餐點後,又再來一份『香腸,酸菜,馬鈴薯』套餐,我不得不說一句實話,活到這把年紀也沒什麼好害臊了,大家來評評理,湯米哥的香腸是不是還真像『人類的香腸』,不過是巨人size就是了,真懷疑他們怎麼吃得下去。








最後我兩人很悠閒地享受完山上的午餐,在湯米哥的bossa nova音樂陪襯下寫下了我們從山頂上給大家的問候,不知道是否已經收到了呢?隨即就來了一場大雨,朵朵烏雲直把山頂給覆蓋,瞬間就有種漫步在雲端的感覺,不過這時候也不知道要跟誰搞浪漫,只想趕快下山可以坐火車好好睡一覺,我想我和湯米哥的體力應該都沒有那些登山老人們來得好,一上火車我們就睡死了。楚格峰留給我的,或許是令我懷念起滑雪的美好,有一天能變成滑雪好手嗎?從直昇機跳下來就滑了嗎?首先,我得克服懼高症才是。







創作者介紹

I'm Chris。Something About Woman。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