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上「 」不是忘了填空,而是不曉得該填上什麼。


一個好久沒連絡的好友突然敲我,
「找一天有空出來聚聚吧?」你願意跟我約中午,來個午餐的約會嗎?但要十二月了喔。」我說。朋友說「哈,我知道你很忙。」我突然回想起這一整年的工作,說老實話,我只有十月份的某兩個禮拜有真正非常放空,能夠分心上網逛一下網拍,或者想要趁上班時間更新部落格的衝動。其餘時間,NO!!!!老娘沒空。


或許是漸入佳境,這一年工作上不論是參與的專案、組織的面向也都越來越接近核心的部分。一方面當然會很欣喜,那是一種被肯定、被認同的一種作為;另一方面卻不免也會無力,因為那會更直接看到自己和組織的能與不能。


最近,其實花了不少力氣在運用許多溝通技巧去克服一些原本是美事一件,卻會因人而制限』的障礙,每處理完一件,我總是會覺得腦細胞死不少,然後就逼得我很想要吃鹹酥雞來洩恨。因為在當和事佬或是障礙排除者的過程中,總避免不了必須「打躬作揖地裝笑臉」,不然就是「扮起不苟言笑的黑臉」。


我是雙魚是可能有雙重性格沒錯,但,這樣的角色越多,自己也質疑了起來,這樣會不會很假仙??會不會反而變箭靶??會不會反而有一天會被人捅一刀??


選擇在非營利生存,究竟是為了什麼?


為錢」,我會說你瘋啦!!想太多!!!利」,somehow, 我承認這是一條擴展人脈資源很快速的捷徑,當然,前提是你要有』,人家才會願意去多認識你一點。


而我究竟是為了什麼??


今晚,在聽老大述說他與同事討論公務人員的無能,老大說了一句,我覺得公務人員沒有錯,錯的是制度。」我回答,「你的說法跟那些只會打進call in節目亂罵一通的死老百姓有什麼不一樣!?「只會批評,卻沒有任何行動能力,枉費你是一個知識份子。


就這樣脫口而出
枉費你是一個知識份子」時,我想起當年大學畢業,選擇要進入非營利的原因,就是我覺得我是個被充權的知識份子,可是我卻不能為這個社會做點什麼,我空有這些知識有什麼意義呢?


突然,我回到初衷,我想改變,我想為這個社會盡一份努力,我想看到這個社會往正向的方向多走一步。


即使踏出的那一步伐只是一小步。可是,如果我們不動,就永遠不會有改變的機會。如果只是一人的力量,想要改變的聲音也很難被別人聽到,甚至也很難被認同。


台灣民眾現在享有很多權利,婦女育嬰假同性戀者大遊行、無障礙環境,這些不也都是那些前人願意站出來發聲,我們才能在這邊坐享其成嗎?


如果我們永遠都只想坐享其成。抗議,人家去就好;公投,人家投就好;申訴,人家說就好;如果現在不發聲,我們又怎能期待我們的下一代可以像我們這樣坐享其成,還是要讓他們從零開始呢??


有人瘋棒球,那就延伸出你對棒球的喜好,去關心台灣的棒球發展,多參與不同面向的活動,多支持他們,讓這個運動是可以被經營持續下去。有人很喜歡貓貓狗狗,那就延伸你對寵物的喜愛,去關心台灣流浪動物的去留,多了解他們被處置的方式,去宣導你覺得正確的理念。


「參與」,這是一個公民社會給予公民最基礎、最不具門檻的一種改變的方式,就從你有興趣的議題開始。


台灣耍嘴皮子的人已經夠多了。我們現在需要的是行動力。


究竟,未來會邁向「 」之路,我還是沒有答案。我只知道,我的人生清單裡又多了幾項想去行動的事情了。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