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和我家老大在一起後,我們的旅行方式一直都是屬於「兩人自由行」居多。從以前在美國到現在在台灣,都是只要兩人互相把檔期敲定,機票、飯店上網一訂,日期一到飛了就走,或者車開了就走,也不需要和其他人交代太多,最重要的是,到了當地,完全就是看『我們的』喜好安排行程,或許應該是看『我的』喜好安排行程。

老大的旅遊喜好只有一項要求,飯店品質不能太差,因為他是處女座,對於睡覺這件事他很有潔癖,他個人最prefer sheraton,marriott系列的飯店。其它習慣好像都是我個人的。

不需要花大把銀子住以裝潢取勝的旅館,因為房間是拿來睡覺的,又不是熱戀情侶要去motel找樂子,可以睡得好比較重要;維持平日睡覺習慣12點以前上床睡覺,可以很早起去走一趟需要大量體力的行程,也可以賴床到接近中午再去吃頓豐盛的brunch;玩累了就回飯店休息睡覺看電視,不需要硬撐著不能錯過難得才看到的美景,身體舒適最重要,否則看到了美景也只會記得那天是多麼的不愉快;出發前一定會對當地做點小功課,該玩該吃該買的,但如果因為人生地不熟而錯過了這些非去不可
、非看不可、非吃不可的景點也不需太在意,隨性就好,說不定轉個彎就會發現一個新天地。

所以,以我們兩人行的組合方式已經互相非常習慣對方的模式,想睡
就睡、該吃就吃、要拉就拉,旅遊就是要放鬆,不是去打仗,不需要神經緊張,反正不太會受限於語言的問題,兩人整個隨性到非常極致,零零總總加起來,我們兩個常常花在游泳池畔或海灘上曬太陽的時間,大概比那些怕曬黑皮膚白皙的妹擦防曬油的時間還多。

不知道是不是被老外習慣的自由行把胃口養大了,總覺得個人旅遊真是自在斃了,不需要跟著團員的生理時鐘而調整自己的生理時鐘,不需要花時間去逛那些打死都不會買的紀念品店,最重要,不需要去國外吃那些為了符合台灣人口味的的台菜。相對於團體旅遊,oops!!!老娘我有多久沒有參加過團體旅遊了!? 如果是出國跟團,好像最後一次是2005年還未出國念書前,也是和某任男友去普吉島,因為當時只想省錢但又好想去度個假,跟團是唯一的選擇。

就這樣,我常在想,或許我這輩子應該都不會再參加團體旅遊了,好像也不太需要,尤其是當我領悟旅遊的伴侶真的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後,我家老大和我的兩人小組現在看來是陣容最堅強的一次。

不過,人生好像不能永遠這麼孤僻喔!!

有一些要走團體路線的場合始終避免不了。公司的員工旅遊,oh my god, 一個標準的人多嘴雜三姑六婆的旅遊,一路上不是討論吃什麼零食,就是拍照時不時要比YA!! 而且我最害怕的就是夏天去那種什麼生態之旅之類的,分明就是送我去當蚊子的誘餌,以確保大家可以全身而退。好加在,今年的工作真的很忙,到了要出發的前兩天,我想了想,還是省下那一天乖乖來公司上班把事情做完,最爽的是,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一個人在辦公室狂聽Jazz邊寫新聞稿,真是爽呆了。因此我逃過了一劫。

但是另一個不能避免的團體旅遊場合,其實卻是讓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就是本周末即將到來的花蓮泛舟之旅。

說實在,我期待許久。第一,我真的好久好久沒有再去過花蓮,最後一次應該是八百年前跟某任男友去那邊過生日;第二,就是可以跟紐澤西老屁股們再度一起出遊,途中應該又會鬧不少笑話,很值得期待。

不過要出發前的前三天,我突然焦躁了起來,原因是多了一對情侶要加入我們,不是我和那對情侶有深仇大恨,而是我們原先規畫的房型就必須要做改變。原本是安排好連續兩晚是不拆散我們夫妻檔,可以同床,但因為多了一對情侶檔的加入,人變多床位變少,我好心提議不如就把我和我家老大拆散,這樣男生不用一堆人擠在一間房間,我也可以去跟其他女生擠一晚。但為了尊重老大,我還是說我先回家問一下。

睡覺前我想起了這件事,跟老大提了一下,他看起來沒什麼反應,只問說那這樣是一個人一張床還是兩人一張?我說我也不清楚,他就說算了,到時候看著辦吧。我心想,難得他這麼大氣都說看著辦了,我還擔心什麼,就睡了。

結果,我半夜醒來上廁所,看到我枕邊的情景,唉,怎能叫我不擔心呢?

首先,老大的枕頭不是在他的大頭之下,而不知道為何出現在我的腰間旁;棉被他一點都沒蓋到,看起來是好事,一旦他發現會冷,就會毫不留情的把整條被抽走,我們就要上演半夢半醒拔河比賽;而他整個人,也瞬間像是出現大斷層,整整下滑了30公分左右,
出現在我的右肩旁。天呀,這麼難看的睡姿,馬上腦海裡出現之前寫過的與枕邊人的戰爭,我怎麼好意思讓我們的好友去面對這樣的真相呢?這樣老大男子漢的尊嚴豈不是蕩然無存。

這麼一說,我回憶起來,其實在美國時,我還是參加了不少次和老屁股們的團體旅遊,去滑雪、泛舟、加拿大暴風雪之旅,玩到累翻了其實睡哪,吃啥都已經不重要。反倒是,老大這幾次的團體旅遊一次都沒跟上,不是已經被下令回台灣就是說他對行程沒興趣,要在家裡繼續宅。

沒想到我到還是挺隨和的咩,真正孤僻的是那位睡姿上不了台面的傑克先生吧。原來,我的團體旅遊前焦慮症禍源根本就是來自我的枕邊人。

心理學上好像有一派說法,解決焦慮的方式,就是把根源剔除。

唉,真是不想殺人滅口,又不想危害好友?真是兩難呀!!!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