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我工作很忙很煩的時候,其實一整個很懶得理會MSN簡訊時,突然傳來一陣 「哈哈哈」大笑聲,附加 「一男一女看不清正面,卻隔著飛盤安全之吻的照片」

我問「是誰跟誰?」話一出口,發現情況不妙,好像是我本人和一位不是現任老公的男子,就是傳給我照片的當事人-S先生。

(因為礙於我已成為人妻,就不在此公布當初的照片,以免落人口舌,不過這本來就是我們紐澤西老屁股的伎倆之一,身為老屁股資深成員的老大,我相信他絕對有這個雅量可以接受。)

正在苦愁最後一個月再找不到工作,美國夢就要醒的S先生,突然說了一句「看以前的照片好快樂。」「你們真的是我願意繼續待在美國的動力。」頓時,我那個五分 鐘後就要開會的煩躁的心情,突然好像又飄回到那段在美國的日子,找了在相簿裡的舊照片傳給S先生,請他先自行回味一下,但一回家就決心也要來好好回憶一下 紐澤西老屁股在美國的日子。

「老屁股」這個名字打哪來的?其實我也想不起來,好像有一天,我們這四個NJ學校常常混在一起的朋友,就一起默默接受了這個名詞。「老屁股」也不是真的屁 股很老,很硬,很難咬;而是,就是一群不害臊的狐群狗黨,我們最重要的集會結社宗旨就是「我們不會念書也就算了,但如果又不會念書又不會玩,那活著還有什 麼意義?」所以我們開始在團體裡面玩一些外人看起來覺得我們很瘋的遊戲,可是凡是參加一次,包準你還想要第二次。

我們一開始玩得很健康,打打保齡球,逛逛動物園,辦個除夕年夜飯,常常動輒就有NJ的三十多位留學生參加,大家口耳相傳,由FDU發起的活動好像就變成一種口碑,也會在每次的活動中發現,有些人天生就是人來瘋,這麼正經的活動也可很自嗨,而有些人就是屬於默默參加活動。這麼多年後整理照片,我才發現原來2007的年初我就已經認識了站在照片最左邊一直很默默的徐小強同學。(徐小強同學,很抱歉,我一直以為我是2007年的夏天才跟你認識的,在此深深表達我的歉意。)(熊熊發現,最後怎麼個老外小鬼也入鏡,是真有這個人吧?大家都有看到吧。)

我們也玩得很青春,這種拋球報數的遊戲,不是小學三年級在玩的嗎?我還記得那天湖邊烤肉記還在沙灘上玩了老鷹抓小雞,長達10幾人的隊伍,玩起來真是累死人,但是真的笑得好開心。


我們常會玩一些莫名其妙的遊戲,例如經典的Twister,屬於暖場型的遊戲內容,就是要看一群人纏在一起的樣子,大家才能逐漸卸下心防。瞧,珍妮絲小姐笑得多嗨呀~


還有很白癡的猜拳遊戲,輸了就要被畫臉,這是我們的老招。中階等級,就是通通不准照鏡子,要等這個遊戲結束後拍照存證後才可以照鏡子。

而最高等級,就是整晚不准洗掉,隔天要帶這個妝做任何事情,下方的凱文先生就是帶著他的鬍鬚張造型泛了一整天的舟,真的,好殺呀~

要離開美國前的那個暑假,我們真的很盡情玩了好多夏天的遊戲,每周都跑海灘,每個人曬得好陽光,從大晴天玩到晚上再一起去吃二十人的晚餐,然後再相約下周見。

做了很多自己不敢做的事情,那是我第一次跳4.8公尺的懸崖,只記得屁股好痛。當時覺得好可怕,現在覺得自己怎麼這麼有種。


原本只是因緣巧合認識的朋友,後來卻也成為戀人。當然,分分合合也是有的,就不指名道姓了~(閃妮姐,當年你們家的S先生一開始出來跟我們玩,居然是如此不投入,在那邊給我練揮竿。)

我們一路從冬天玩到春天,再玩到夏天,直到2007年8月21日,我離開美國。留學生總是這樣來來去去,雖然有人離開,卻也不斷有生力軍加入。可是那些日子,真的很美好~



最後,謹以此張酒後睡趴在車後座還一邊碎碎念的照片,感謝令我想起這一切美好的S先生。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