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台灣同胞,若是沒有接過任何一通詐騙的電話,那你就真的少了身為台灣人的樂趣了。

學會和詐騙集團周旋,把他當笑話這檔子事,我們家的老爸是個專家。多年前,還是純真的我就曾被一通自稱是四海幫的阿雄唬到,首先的開場白就是,『你最近在外面有沒有跟人結怨?』『我手上有你的照片,要拿四萬塊來交換。』我的大腦迅速趕快進入風花雪月資料庫進行搜尋,雖然以前是遇過一些爛貨,但也不致於會被偷拍,或者應該也不會這麼貶低身價拿著肥肉多多的照片出來獻醜吧。(若真是獻醜,還我真寧願付點遮羞費)雖然心裡有股聲音告訴著自己,這一定是騙人的。可是當阿雄完整的說出自家電話以及住址時,我還真是ㄘㄨㄚˋ,怕的是萬一對我的家人有什麼不便或不利而自己憂心了起來。

於是開始打電話求救,詢問社會線天后米榕姐,米榕姐倒是老神在在的說著『這類的新聞我們早就做過了,騙人的啦!』終於好像恢復一點理智,不然只敢蹲在家裡抱著麥克西。後來,向老爸報告了這麼一樁蠢事,老爸依舊不改他詼諧本性,告訴我回答阿雄的方法,『你就說那張照片呀!?上次我們合照的那一張嗎!?』ㄜ...老爸真的一切都看得很開咩。

因為詐騙集團,老媽每天搞得像防匪諜一樣,所有物件上頭只要有地址和姓名,一律要用碎紙機摧毀。有人來電,必先問清對方身份再回答是不是本人。結果,沒想到有一天我也成了詐騙集團的一員。

面試到如今,一切順利,大家也都侃侃而談過往經歷,反倒是我很難提得起勁。直到那天下午,花了一個多小時等待空檔,終於要面試下一位時,遞出了名片,請面試者先填寫基本資料時,他看著我們的名片至少快要半分鐘。

我:『請問你有什麼疑問嗎?』
面試者:『你們不是在桃園嗎?』
我:『後來我們都遷到大陸東莞去了,台灣沒有辦公室了。』
(面試者還是一臉狐疑,遲遲不肯填寫資料)
我:『我們稍後會幫你做公司簡介,既然你都答應和我們做面試,我想也是可以試試聊聊看。』
我:『如果你真的有什麼顧慮,那我們也不勉強了。』
面試者退了名片便離開。

很妙,從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誤以為是詐騙集團,不過想想也是,兩個看起來很嫩的傢伙,掛得頭銜都很大;辦公室註冊地點在桃園,面試偏偏在台北遠企的咖啡廳;工作環境只能靠slides show給你看;連辦公室傳真也都只能暫用我家的號碼。換做我是面試者,我大概也會心存懷疑。但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證明給對方看,難道幫他出張機票飛去東莞嗎?居然不能證實自己的真實性,無力。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