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自己離開學校也有幾年,可是每每到夏天,我都還是會有種過暑假的感覺。第一,我負責的案子主要是在上半年,所以一到了七八月就會覺得輕鬆許多;二來,這幾年一直陸陸續續還是有朋友是在暑假才會出現的。

某天下午,兩個回來台灣過暑假的女人,和一個翹班的女人一起窩在咖啡廳裡聊了一下午。從一起回憶大學時期做的蠢事,到聊出對於自己工作的熱情,到對於台灣這個小島我們的夢想。在我離開那家店後,就只有「暢快」這兩個字可以形容。

那個暢快感是從羅小海接到一通神秘電話開始的。

當時,我和姚拉還在認真討論我們倆的婚姻生活,羅小海講著電話突然問我們說,「在念輔大社會系時最有印象的一門課是什麼阿?」咦,好奇怪喔,怎麼會有來電是在聊這件事阿。

原來是輔大社會系正在請剛畢業的學妹在做系友的基本資料調查。羅小海馬上開心的跟學妹說「我們這裡還有兩個學姊耶,你可以一網打盡耶。」

其實我每年好像都會接到這樣的電話,可能是我八百年不願意換電話號碼的關係。可是今年的系友調查好像比較進階。居然還問到「你覺得你現在的生活和社會學的關聯度是多少?」「如果要辦系友會的話,你覺得你會推薦誰當代表,或是你覺得你是適合人選?」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出,「90%相關吧」「溫XX很適合當代表」

或許這通電話是個觸媒吧,突然之間就感覺到現在的我們,有著自己喜歡的身分,做著自己很認同的事情,而這一次的源頭卻是因為我們當時一起進入了那個系所。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年紀到了,跟久久不見的朋友見面,就會不自覺的憶起當年。

前晚,一個很久不見的朋友J約了我和老大以及一些朋友去他新家作客。其實嚴格算起來,J是我和我前男友的共同朋友,只是事過境遷,ex雖沒連絡了,當年都還是黃金單身漢的J也結了婚,我也嫁了別人,見了面還是覺得就像當初一樣的很熟的朋友。酒足飯飽之餘,J也毫不避諱地在他老婆面前提當年勇,還把我拖下水。

其實想起那些小時候的事情是還蠻開心的,不過因為常常是處在喝茫的狀態,居然等到六年後才知道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J越講越開心,害我忍不住都想把老大支開,一起憶當年。

那個晚上,無意間又找回失聯很久的朋友,馬上加入facebook,一切又連上了,那種感覺真好。

其實,有的時候,有些朋友真的不用太常見面,卻總是隨時可以就找到連接點,滔滔不覺的講上好幾個小時。離開了那個場域,我們又變回自己,做自己習慣做的事,做自己擅長做的事。然後久久再見一次面,交換一下這些日子的心得,充個電,然後再回去。

很開心有你們這群這麼交心的朋友。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