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目前和老大的相處方式,朋友常會說,你們給彼此的自由空間好大。沒錯,我一直覺得自己算是一個夠獨立的女性,不需要勞駕老大的地方,我很少請他出馬。


但是偶爾,還是會要勞駕一下老大,讓他感受一下我還是很「需要」 他的。


狀況一:回娘家帶麥克西散步時,因為麥克西出門就像脫韁的野馬,力氣很大又會亂衝,當年因為要追他害我在馬路上跑到拖鞋掉,還踩到狗屎的畫面,仍記憶猶新,所以我需要老大。


狀況二:晚上九點到垃圾的時候,我曾經兩度把自己家裡的小餿水桶整個倒進清潔隊員的大餿水桶裡,還麻煩請他們幫我『』起來;不然就是傻傻分不清楚「餵豬」和「施肥」這兩個桶的差別,亂倒一通後被清潔隊員罵了一番。所以,我也需要老大。


還有一個狀況,也會很偶爾需要老大。


就是老娘我逛街逛得腿很痠,不想坐公車或走路回家,口袋又只剩下零錢坐不起計程車的時候。


昨晚,逛了2小時的街,上完1小時的爵士鼓,我的口袋只剩下100元,又還沒吃晚餐。


我正在抉擇,到底是要用最後的100元坐計程車回家再拿錢出去買吃的呢?還是在音樂教室附近把這100元吃掉,然後請老大來接我回家?


於是,我選擇了後者,撥打電話回家求救。


先問老大要不要我買什麼回家吃?這是我有求於人前一貫的伎倆。老大說,他剛吃飽在洗碗。我問說,那可否我先去吃晚餐,然後請他洗完碗之後來接我。感覺的出來,老大的收訊不是很好,他一直說,我在洗碗啦,再說,再說。


好吧,既然說了再說。那我就決定先去吃晚餐,等吃到一半再跟老大再次確認一下要幾點會合。


於是,我喜孜孜的邊吃著賽門甜不辣,又再度撥電話給老大,跟他確定待會的會面地點和時間,老大說他15分鐘會到,我很怕自己趕不及,連免錢的甜不辣湯都沒喝,就趕去集合地點,深怕多讓老大多等我一分鐘,他就會臭臉很久。


我明明提早了五分鐘到,老大還晚了五分鐘到,但他還是一臉臭臉。


問了很久才問出來,他才說出,我第一次打給他的時候,他正在洗碗時所說的
再說」,原來是再也不要說」;而我的第二通電話,他那時正拿起電動準備要開打,結果我又厚臉皮的打去問他幾點要來接我。


誰說女人心海底針,男人心也很難猜呀,誰會知道
再說」會是指再也不要說」。


老大也覺得無奈,心裡應該是默默在暗唱
其實妳不懂我的心~~」吧。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ris Shen
  • To somebody,
    我就是因為玩了rock band,更決心要去學爵士鼓,算算也打了一年了。

    To. Verna,
    我以後就用其人之道還知其人之身,他有求於我時,我也會用這一招。
  • vernaliu
  • 你要跟老大說 這樣會懂才有鬼...
  • Anonymous
  • 爵士鼓?
    You guys can play "rock band" video game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