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Las Vegas五天四夜的陪客人逛街逛到腿軟之行程,我們父女倆終於要踏上歸途。我想老爸應該很想念他的魚兒,以及張媽媽牛肉麵;而我則是很想念我家老大和巷口的排骨飯。


原本我們的班機應該是8/3中午12:30要搭American Airline從Las Vegas起飛到Los Angeles,然後我們要轉搭長榮17:40的班機回到台灣是8/4的晚上10:00。


我還很精心的計畫再多休假一天來調我的時差。


結果,Fxxk!!現在已經下午3:50,而我還在Las Vegas機場,雖然已經知道有班機可以回台灣,但是行程整個大亂,我和我們家老頭兩個人也被弄得暈頭轉向,還沒上飛機就先暈機了!!!


首先,
因為知道老美動作向來很慢,加上美國人又怕極了恐怖分子攻擊,通關總是規矩很多,因此,我和老爸就起了個大早,不想把自己弄得太趕就到達了機場。


到了櫃台排隊,果然不出所料,老美動作很慢,我是很習慣,老爸是個急性子,一直東張西望,後來來個AA的老伯說我們排的隊是只接受miss flight或者班機更改的人,硬是要我們去self-check in。


看到鬼!!!老娘好歹也待過兩年美國,self-check in明明就只能接受國內班機,我們行李可是要掛去TPE,是怎麼自己check in。反正拗不過老伯伯,示範給他看之後,他才相信又把我們請回隊伍中。


Bad Luck好像就從這裡開始。


我們很悠哉地進了海關,在California Pizza Kitchen吃完了早餐,走到閘門時,我只不過去上個廁所,回來就發現老爸很驚恐地說,「我們的班機被取消了!!!」抬頭一看電視螢幕,挖哩勒,其他班機都乖乖的on time,就我們的AA545後方寫著看起來特別刺眼的"Cancel"。(fuck!)


正想要排隊問個清楚的時候,地勤便拿起麥克風廣播說
「我們這邊不受理任何重新訂位的服務,請大家到行李轉盤處先領自己的行李,再回到最初的check in處,重新安排你的班機。」(fuck!)


就在覺得有夠衰的時候,遇到了老爸的同業,他帶了他的美國籍兒子也是結束了shoe show的行程要去Los Angeles待兩天再回台灣。兩位台灣籍老爸就在漫長等待re-schedule的隊伍上開始抱怨起美國人做事的方法。


台灣老爸對著他美國籍兒子說,
「居然就這樣把我們行李丟在一旁,還要自己拿,這是什麼service!!「美國人又很浪費,把全世界的資源都搶走了,然後白紙那樣亂用,浪費!!美國真是一頭大象,動作又慢,又自己為了不起,都不知道全世界都討厭他!!」拿著美國護照的兒子笑得很尷尬。


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個隊伍的確像是一頭大象,移動得其慢無比,幾乎90%的人都是預計要飛往Los Angeles,但我們就在一個看起來跟本不用50公尺長的隊伍上,看著螢幕上根本沒有下一班飛去LA 的AA班機。(fuck!!)


就在不知道到底是有沒有班機可以到LA?也不知道可不可以趕得上今天長榮的班機?我決定先打去長榮問一下,萬一趕不上今天的班機,還有哪些備案?


等了好久才接通的免付費電話,唯一告知的結果就是:可以改搭隔日下午同一班機,從LA出發回TPE,但是很抱歉,已經沒有豪華經濟艙,只剩下經濟艙喔!!(fuck!!)


我問著:「那如果我加錢買豪華經濟艙升等商務艙呢!?」電話那頭回答:「可以,商務艙還有位子,一個人要加290元美金。另外一位先生的里程數夠。」「但是...沈小姐,你的哩程數不夠喔。」(fuck!!)


就算仗著老爸的長榮金卡可以去到VIP室見到白先勇,但當下才知道里程數用到時方恨少,我真是賤命一條呀。


只好掛上很難撥通的免付費電話先跟老爸商量一番,再打電話回去告訴長榮客服我們的決定。其實,我是一點都不介意多在LA多待一天,心裡盤算著,反正我到那邊還有Ting可以投靠;可是老爸可就急了,拿到了新訂單,迫不及待下周馬上要進大陸去工作。


想著想著,隊伍也終於有點進度,下一個就該我們了,而我們已經排了整整一個半小時,就算飛機可以接上,也完全趕不上原來從LA出發回台灣的班機了。


AA沒給我們什麼選擇,就給我們看了下一班去LA的班機,是下午五點半,銜接回台灣的班機從長榮變成馬來西亞航空、從豪華經濟艙變成經濟艙、從下午五點半出發變成凌晨一點半。當時是下午一點半,也就是說我必須在美國各大機場待上12小時。(fuck!!)


老爸和我互看了一下,他開口了:好吧,就還是今天走吧,免得還要多花住宿費,然後又要升等。」我心想,也是,以我們兩人花錢的方式,多待一天,就是多燒一天錢,還是快點離開這罪惡之地比較好。


我們對地勤人員點點頭,表示我們願意;但她卻對我們搖搖頭,「你們現在是坐經濟艙,所以你們的行李是超過經濟艙的限制,會被罰錢,要不要拿出來一些帶在身上呢?」(fuck!!)


我後悔了,我不應該失心瘋買這麼多東西,我的行李甚至比我爸的鞋子樣品還重。尤其還得在大庭廣眾下拆裝行李,我每次在機場上看到這種人都會覺得他們看起來真的很蠢。一邊拆裝,一邊還在擔心我的維多利亞粉紅小內褲會不會不小心滑落出來。(fuck!!)


總算,把行李送走了,我們也確定可以回家了。不過,現在才下午兩點。凌晨一點半的飛機,等待才要開始~


睡吧,睡吧,美國機場常常出現這種景象,
尤其是Christmas又碰到大風雪的日子



老爸戴著他的新買的Bose noise canceling耳機睡得很熟,還打呼


創作者介紹

I'm Chris。Something About Woman。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