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週邊的朋友也到了會討論30歲相關事情的年紀。雖然有時新朋友問起我的年紀時,我就很自覺的說出,我已經三十歲了。但當它真的快要來的時候,好像又會有那麼一點心有不甘。

有一晚,很久不見的高中同學從加拿大返台拍結婚照,一群還活在90年代末期的女生,談起了小時候認識的朋友、談的戀愛、面對的大學聯考、以及一切大學之後的抉擇。

我突然問起一個問題,「如果大學可以重來,那你一定要做什麼?」這樣的問題引起大家的騷動,「我要瘋狂參加社團!」「我要瘋狂參加聯誼!」「我要當交換學生!」我也因為一時興起脫口說出「我要瘋狂參加夜遊!」因為當年都沒什麼機會住外面,錯失很多大學生有趣的夜生活,宿舍打麻將、夜遊、社團活動等…。

回想起來,說實在我的大學生活不會無趣,也不是真的有很多遺憾。參加過輔大有名的聖誕舞會、和曖昧的男生看過王力宏校園演唱會、經歷過幾次失戀和分手、參加過學會當幹部、與同學去美國自助旅行兩個月去了連留美都沒去的城市、
唸到了有趣的性別社會學遇到一位啟發我人生的教授寫了一篇覺得小有成就的學士論文、參加過學運和社運活動、認識了可以永遠當死黨的好友們。

活到近三十歲,回頭去看以前這些走過的路,其實我很感謝那些曾經在我生命中『用力』走過痕跡的人,朋友、老師、男友、以及那些阿哩不達的插曲,因為你們,讓我在回憶小時後之時,我可以想起來那些點滴,想得起來我生命中一齣齣不同上演的故事。有天,一個女孩告訴我,他被前男友傷得太重,走不出來。我說,那就讓他變成你生命裡很重要的故事吧,因為你的人生還是會繼續,但故事你不會忘記的。

我要三十歲了,有天當我四十歲時,我還是會回頭回想起這些10s, 20s發生的故事,以及my 30 something…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