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點古怪,不是很喜歡聚會,就算遇到很久不見的朋友們,也是簡單一兩個小時的聚會就解散,沒有太多自己的故事,聽太多別人的故事也會厭煩,反正,意思到了就好。

可能是生活太平靜了,也可能是生活太多瑣事了,總覺得可以分給自己的時間變得好少好少,像現在可以坐在書桌前發呆一整個上午的機會幾乎是零,有時候倒慶幸,老公可以出差去,可以沒有顧忌的連續把America’s Next Top Model和 Project Runway看完;可以下班逛新光三越狂買兩三雙鞋子;可以安心去做SPA、做指甲也不用擔心老公中午要買什麼給他吃。

常有人問我「結婚有什麼差別?」說實在,我實在很討厭回答這種「什麼時候要生小孩?」一切跟婚姻有關係的鳥問題,因為老娘我還是我,單身的時候是怎樣過,結婚之後也差不了多少,人生就是順其自然,兩個人自己有默契的走下去,我實在很懶得跟外人解釋這些不是跟很你相關的事情。

或許也因為如此,我覺得很多事都不關我的事,所以我口風很緊,你們要聊八卦也看不出我驚訝的表情,所以也不用無聊的再三提醒我,「這千萬不能講出去喔。」如果真的不能講出去,你又何必跟我說呢?

我可以跟你們嬉戲,可以玩樂,可以喝茫了站在台前拿起麥克風當主持人;但我選擇的人生是一種絕緣體,so, don't judge my life style, and I won't judge yours, as well.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