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四年,陶喆這位老兄依舊還是慣用他一樣的伎倆傳達有『愛』才會世界和平,比起其他少話的歌手王菲,伍佰等,陶喆是多了一點互動;比起一些很會互動的歌手,陶喆的話裡又多了一些教育的意義。

演唱會進行到一半,愛咪姐說,
這個橋段四年前也有過。』我驚覺,真的嗎?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四年前的陶喆演唱會,老娘在那天早上正經歷慘絕人寰的分手事件,眼睛腫得只差沒戴太陽眼鏡去現場當假明星,而當天去聽演唱會完全是帶著一個想要藉著音樂療傷,順便大哭一場的心情,對於陶喆這位老兄搞了什麼橋段,說實在沒啥記憶。真是不好意思,枉費了你一番苦心。可是,對於他那股想要藉由音樂改變世界的理想,卻是可以很清楚強烈的感受到,當時也深深為此而感動,心中那股我要做個有用的人』的火焰在心中熊熊燒起。

台灣的觀眾是閉俗的,該大叫大吼的時候,常常轉身往後方看還是一群坐在位子上玩木頭人的觀眾,加上這一次陶喆的選曲,是很難把整個現場搞得像瑪姐一樣是個豪華Disco大舞廳。想想這個原因,所以我也就放棄Beyonce在台灣的演唱會,我想沒有觀眾的又扭又跳,碧姐應該也會覺得場子很冷,很難搞吧。

可是,我很欣賞陶喆每次演唱會所帶來的
『國際觀』。一首孫子兵法點出了,一場演唱會的成功,不是只有他這個主角,所有的工作都是需要大家同心協力一同合作,而不該是有種族族群之分,搭配上電腦動畫的呈現方式,讓我想起瑪姐也曾在她的演唱會頭戴上荊棘掛在十字架上,扮演上帝的角色提醒著我們要繼續堅持反戰以及協助非洲貧童的使命。

歌手,是個娛樂觀眾的職業,卻依舊可以擁有他原始要完成的使命與夢想,當我們成長擁有越多的時候,離夢想越接近的時候,往往也會忘記當初所堅持的初衷,現實與夢想之間的拉鋸,就將會是我們一輩子要面對的課題。我想,陶喆的心裡頭的dear God已經很清楚指引了他一條道路吧。我的dear God也該現身了吧。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