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主題是從電影開始,不過今天想講的,卻是從今天我上課聽見的一件事以及朋友發生的事情而聯想到Sex and the City,然後又因此聯想到這一部電影的女主角Sarah Jassica Parker,才突然驚覺,原來這就是一個活生生實例在我面前,不過要做到真的很難.

這一學期我修了一門課叫做"Organizational Behavior",我想應該很多企管系的人都有修過這一門課,我一直以為這會像生管一樣很硬梆梆,但今天上課討論的東西,根本就是社會學咩,只是這是屬於在工作職場所觀察的社會行為.工作職場會發生怎樣的seterotype,會有什麼樣的訊息傳達錯誤,該如何去釐清是誰的犯的錯誤.

老師在舉例"distort information"的時候給我們一個小故事.一張紙有兩面,前面敘述故事情節,後面告訴你結論,我們不被允許先看結局,大概先看了一遍故事內容:飛機場,一個疲憊的女人買了一包餅乾走進候機室找了一個位子坐下,打開她快要看完的小說,一邊吃著餅乾,一邊等待.坐在他身邊是個男人,當她手伸進去餅乾袋裡面時,這個男人也會接續著伸進那個餅乾袋也拿起一塊餅乾,這個疲憊的女人覺得很不可思議,可是卻沒有開口,一心只想等到或許就快叫她登機了吧.直到吃到最後一塊餅乾,這個男人將餅乾分成兩塊.女人完完全全覺得這個男人真是個小偷.但直到通知她登機,她就這樣離開了.話說到此,老師問,如果你身為這個女人,你事後會怎樣轉述給別人聽呢?大家都議論紛紛的說著,"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人!?","我會說,你知道嗎?有個傢伙很誇張居然這麼大膽的一直在吃我的東西."當大家都把自己的答案說出來後,我們翻到背面去看故事的結局.這個女人登了機,就當要把她的隨身行李放上行李箱時,她突然看見,眼前居然出現的,是那袋未開封的餅乾.原來,她才是那個被認為無禮的人.我喜歡這個故事的結尾."How many times in our lives, have we absolutely known that something was a certain way, only to be wrong?"看完這一句話,我轉過頭看了一下另外一位美國同學,他會心一笑了一下.我想我們都懂,這樣的事情無數次的在我們的生命上演,我們明明可以去了解,去體會,可是卻被心,被一個固執的心蒙蔽了.

晚上,我的一個女性朋友告訴我,她因為酒又誤事了,他們好像變成一對了,可是她又露出了一臉很猶疑的表情,我問她,你想談談嗎?他據實以報,她問了我,你覺得這樣如何?我突然想起sex and the city有一集凱莉誤闖莎曼莎的辦公室,而莎曼莎正好在幫delivery guy BJ,凱莉覺得很尷尬,可是莎曼莎卻說,在她的臉上看到了judgmental的表情,讓她很受傷.就在這個時候,該給意見的時候我封口了.怎樣說才不會是一種judgement呢?我只說,換作是我,我會怎樣做@$#%&.....但我不知道這對你們有沒有用?唉,突然覺得自己好沒用,所謂當一個consultant,其實他給的究竟是應有的專業分析呢?還是也包含他的judgement.越想越覺得,這麼多年來,我們是不是一直活在別人的judgement之下,而相對的,我們也不斷給了別人無形的judgement呢?

很難否定的,我們都一直用某一種判斷標準,去談戀愛,去交新朋友,去面對工作發生的錯誤.或許是上一次跟了一個個性極度相反的人相處了很長的時間,才恍然大悟,原來,我一直在用一些很封閉的角度在看待人事物.可是我們卻還不斷的用道不合不相為謀的理由推拖,阻礙自我的發展與成長.所以出來了以後,我一直不斷提醒我自己,這世界就是會有好多種人,我出來不就是為了要看這個世界,我又怎麼可以因為那樣的理由,去阻擋自己認識這個世界呢?我想,我需要時時刻刻這樣提醒自己吧.

ARE U JUDGING? OR, ARE WE JUDGING?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