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興起轉行的念頭,上了快十周的組織行為,突然恍然大悟,這些根本就是狗屁,因為每次討論到組織內有什麼樣讓人不舒服的事情發生,大家都義正嚴辭的表示,我們可以積極的做什麼改變,我們才可以有進步.每次都會在那樣的氛圍裏面,油然而生俠士好打抱不平的正義感.回到家坐在書桌前,發呆了一會,就會大徹大悟,當老娘沒到那樣可以有權力改變的地位時,說這麼多,全都是廢話.自以為念個MBA可以改變什麼現狀,可是放眼看看坐在教室裡面的美國同學,哪一個不是卡在middle level的manager,當人不可以改變現狀的時候,除了接受,就只能離開.終究,我們還是無法對抗強大社會機器所運作的固定模式.突然,興起一個念頭,"到不如去開計程車算了."

話說,從我19歲考到駕照以來,我在台灣開車的次數用十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不是不想開,是不敢開.一上車,老爸就開始唸,"倒車怎麼這樣倒,轉彎要轉快點呀..."念到自信都沒了.等到終於巴望可以開一下男友的車時,又再度看到老爸附身,繼續念,念到最後,直接放棄就在副駕駛座乖乖當我的衛星導航系統,不然就是呼呼大睡,等到到達目的地再神清氣爽,用無辜的眼神說,"不好意思我睡著了...." 車子是不會開,不過認路的技巧,真的不是我愛自誇,翁同學都曾經想要聘我當他在美國的私人衛星導航系統.

硬是選在紐約這個大城市附近唸書也是為了圓一個"我要開車"的大夢,管他車子爛不爛,我的corola小爛車也算是硬漢一名,和他一起經歷了撞安全島撞到爆胎以及電瓶沒電的冒險之後,現在似乎有懂得超微比較愛惜他一點.老大說我無法當賽車手,因為我開車沒有耐心,只要前面的車太慢,我就會一直幹噍.哈哈哈,老娘從沒想當過什麼賽車手,比較想當飆車族.可能是最近老是這樣南北一小時來回我家和老大家,突然發現,早上九點多開在時速可以到達120公里的turpike是件很爽的事情(如果不是小爛車的話,應該可以到140公里),然後再聽著陳綺貞華麗的冒險,決定問一下傑克要不要聘我當他專屬司機,不過前提是老娘要換一台好車來跑.不知道回台灣以後跟老爸撒嬌的話,這個伎倆會不會成功.

到真正開車以後才發現,其實開車很爽,但也是件很累人的事情,我想公關界第一強人莫過於計程車司機,為了不讓自己在開車的過程中睡著,唯一我們能做的事情只有兩件,不停的說話以及不停的超車.想當然耳,台灣的計程車司機是無法享受第二項福利,老娘在這裡就比較喜歡享受第二項福利,可能回台灣就得培養第一專長.我還記得我曾經遇過一個計程車司機一直跟我討論最新一集的商周的內容,我還想說他老大真是博學多聞,該不會是什麼中年失業的經理吧.結果沒想到,因為他每晚固定會去微軟載一些加班家到死的工程師或是大經理,每天聊,我想商業機密他說不定也都知道了吧.想想,這還真是一個很好建立人脈的工作耶,有各種機會遇到各行各業的人,又不用每天一早起床畫個大濃妝走進辦公室為了就怕被隔壁七八年級的小妹妹比下去.

果真,俗語說的好,行行出狀元,回台灣就先來開個計程車吧,看來是個前途似錦的工作阿,哈哈哈哈.什麼組織行為,統計學,會計,就留給那些nerd去學吧......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