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怪人說,看慣了我的長篇文章,去看別人那種短短只有幾行不知道在寫什麼的文章很不適應,今天還催我要生出新文章來。回到台灣後看到很多事情是很有想法要寫一些東西,光是開車還有瘦妹這兩件事就可以足足有八百字以上的論文。不過總是覺得,回家應該是寫點開心的事,想起,到現在我的West coast trip的文章還沒生出來,好吧,就用接下來的文張紀念一下加州陽光以撫慰開始要面對三颱鼎立的台灣人鬱卒的心靈吧。

"Motor GP"是這一次我們去西岸的主要原因,這是全球性一千西西的重型摩托車的比賽,視重車為第一生命的老大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更何況現在積分第一的還是美國仔Nicky,是個帥哥,我有在距離不到10公尺的距離看到他幫民眾簽名,陽光般的笑容根本就是可以拍偶像劇,這一次移師回美國更可想像其可看性,紀念商品區比迪士尼的還嚴格,因為空間太小,我們還得在戶外先烤個20分鐘,才可以買到商品,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大買東西像我買衣服一樣不手軟,而且順帶的對我出手也很大方,哇哈哈,爽。

賽程總共有三天,第一天因為我們還在LA前往賽車場的六小時路上,就放棄了。第二天是資格賽,也是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他媽的我真是捨命陪君子,老大如果不好好回報我,有你好看的。應該是在有一百度的艷陽下,穿著夾腳涼鞋,背個超重堆滿零食的大包包,沒有任何遮蔽物,唯一臉上眼鏡和頭上的帽子可以讓我有些安慰,幾乎完完整整走完一個賽道,我走完一個賽車場耶,媽呀,等我回過神的時候,已經發現腳趾上的指甲油也幾乎被沙土覆蓋,防曬油更是不能再抹,全身已經都像經過沙塵暴一般,是"灰"的。這時根本就希望是可以直接從水龍頭狂喝生水,根本不用去撒哈拉沙漠我就已前體會快渴死的感覺了。第三天,我終於開始覺得有趣了,是總決賽,老大特准我們不需要再走來走去,可以乖乖的坐在座位區好好欣賞比賽,我們的座位是在第四個彎道,說實在也看不見其他別處的狀況,但每每車子一經過這個彎道,一群發了瘋美國人每次看到車子經過必要起立大聲歡呼,sports根本就是美國人的生命,其實只要去任何一場運動類的比賽,美國人都會表現的像專業啦啦隊一般。反正也就跟老外一陣亂叫,也覺得有發洩到。說實在,我時在不是重車這方面的專業,也寫不出個狗屁,大家還是看看影片以及照片吧。




全站熱搜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