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很難睡著。因為工作上的事老在腦裡打轉,也因為得知了一位親人過世的噩耗。


我想不起來,是兩個多月前嗎?我進了醫院去看我的大伯,他在加護病房裡很努力的睜開他的一隻眼睛,對大伯母和我眨眼睛,表示他知道我來看他了。戴著口罩的我,只露出一雙眼睛卻還不停地在掉眼淚,大伯那隻沒有力氣的眼睛微微的眨動著,也落下淚來。


那晚,我第一次很認真的上帝禱告,不是帶著任何為自己的私念,我說:「如果上帝覺得是因為大伯以前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所以要這樣懲罰他,那我希望上帝可以再給他一次機會,讓他好起來,可以有機會去贖他以前的罪。」


過後一陣子,老媽跟我說,終於轉到普通病房了。我好開心,原來上帝真的存在。


不過,今晚,原本是想跟要老爸從英國帶回來的紀念品而打了通電話回家,他只是淡淡地說出大伯過世了,身體惡化自然地走了。


頓時,其實我不太知道該如何悲傷。老爸希望我找時間去上炷香,而我下意識地說出我最近很忙,下禮拜再去。老爸也只是說,沒關係,我又要去大陸,你跟媽約吧。


等到我回過神,才想起93歲的阿嬤,並不知道他73歲兒子已經過世了。


其實,我從小就不喜歡我阿嬤,因為我印象裡的她只是顧著打牌,雖然很多子女孫子圍繞在身邊,可是我們跟她的距離一直都好遙遠。以前聽不懂台語,阿嬤講台語,我講國語,話題永遠不會對上。


直到我出國的那兩年,照片裡的阿嬤突然是坐在輪椅上的樣子,離我記得她當年可是過年都要跟我們喝生啤乾杯的模樣差距甚遠。這幾年,我才開始覺得,阿嬤
其實並不像我小時候想像的那樣討厭,她只不過是一個很想要人關心和注意的老人。


阿嬤沒有老人痴呆,記得我先生的姓氏。可是,今晚,我好希望阿嬤可以是老人痴呆。這樣,或許她知道了兒子的死訊,隔天或許就還以為她大兒子還是抱在懷裡的小babe。或許傷痛就可以少一點。


我認同Ting在部落格寫的一句話,父母親只會老去,卻永遠不會再成長了。


這也是我很心甘情願回台灣的原因,我想陪著我的父母親一起經歷很多事情。因為他們永遠會記得我們小時候的模樣,可是我一點都不知道當時那是什麼感覺,所以我要趁著我的記憶可以很深刻記錄下這一切的時候,就算不是他們的成長,但卻是我的成長回憶。


雖然人類已經越來越長壽,但陪伴父母的日子,好像永遠都不會嫌夠。



今晚,我還是會跟上帝禱告,願大伯,一路好走。也願活著的人們雖然會傷痛,但永遠可以記得曾經留下的快樂時光。
創作者介紹

I'm Chris。Something About Woman。

克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